你可曾有過這種感覺?

早晨,鬧鐘準時地響起;恍惚間你伸手按停嘮叨不休的鈴聲,不甘不願地翻身下床走向洗手間,刷牙洗臉。盯視著兀自睡眼矇矓的鏡中那睡眼矇矓的自己。或者調整自己項頸間第一百零一條灰藍斜紋的領帶,或者朝自己微微腫起的雙唇塗抹不必要的口紅? 你盯著鏡子,鏡子也忠實地回瞪,彼此都不甚滿意所看見的對方,卻也無可奈何地吭了吭氣。而你轉身準備出門開始一天,忽然間下一秒--

下一秒鐘,鬧鐘又響起了。

你還在床邊,方才所發生的簡短的一切,從未發生。只是你彌留在夢境和真實之間的掙扎。雖然,那些動作都無比的清晰和真切。

於是你再次起身,按停鬧鐘,刷牙洗臉,睡眼矇矓,領帶口紅,轉身,準備出門,而下一秒鐘--

鬧鐘再次響起,你仍舊坐在床邊。

如是者重複的次數,端看閣下前一晚的疲倦程度,或是你枕邊人對閣下賴床功力的容忍程度,也或者取決於閣下對自己工作/學業/無所事事的今天乃至於每一天的厭惡程度。

但你一定有過這種經驗的,對吧。

而你也一定可以同意,這樣子重複"跳針"的過程,必有其終止的一刻;洋蔥般剝開一層又一層大同小異的夢境,必定有剝完見底的一一層;那一層,亦即:你的真實生活。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