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品特翻開報紙,一頁,又一頁,毫不專心地。

他當然無法專心,不管是報紙上的任何一欄新聞或是清涼的寫真女星圖片都無法引起他的注意。

下午3:30,現在正是這間公司的下午茶時間。大部分員工都會準時地離開位置,放下手邊的工作,來到地下室的員工餐廳,為自己倒一杯茶,拿幾個鬆餅或是小蛋糕,和同事聊著其實沒有必要特地下樓來討論的雜事或八卦,但他們一向如此。

彼得也不例外。只不過,他並不是那種習慣和他人愉快的交談一些瑣事的類型。基本上,彼得也沒有心思談論任何瑣事。

他的眼睛注視著離彼得所作的餐桌約有50M的另一張餐桌。

在那張餐桌旁則坐了兩個人。

其中一個是蜜雪兒‧惠勒,上個週末她和彼得曾一起去皮卡地里的小劇院看秀,並且共進了一頓稱不上貴,卻好歹要花掉彼得半個月房租的晚餐。彼得一直以為,他們之間是可能有點什麼的,起碼彼得自己是這樣深信的。

直到現在。

距離彼得所作的餐桌50M的另一張餐桌上,擺著兩杯咖啡,兩碟蜜雪兒在上週末聲稱打死都不會碰的果醬甜甜圈("那大概有10兆卡洛里!"她這麼說。)而在果醬甜甜圈的斜對面,則坐著彼得進這間公司以來最討厭的人。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