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

這是我一直想要好好寫的一個題目,想了好多年。但是有太多的專業評論,從心理、戲劇、社會學的角度來討論,珠玉在前,實在也輪不到我說甚麼。所以一直沒有付諸實踐。原因是為什麼呢,實在是因為殭屍已經不再像當年恐怖電影裡那樣的單純地傳遞恐懼感給觀眾了,經過數十年來各種作者、畫家、導演在不同媒體的創作,使得殭屍此一概念成為了創意的承載體,包含了浩渺的想法和理念,很難一言以蔽之。

 

為什麼殭屍題材歷久彌新?

60年代末期史上第一部殭屍片開始,殭屍帶給每一代人不同的恐怖。也慢慢從單純的恐懼題材,變成訴說不同故事、討論不同主題的媒介。美國學者Kyle Bishop認為:僵屍可以代表任何一種人們想要它們代表的東西。它們就像一塊白板,可以讓人重複的書寫和使用。

 

在這裡,未免亂掉書袋而顯露我對此過於淺薄的涉獵,姑且略舉兩例:

 

活人牲吃(Shawn of the dead): 導演Edgar Right Simon Pegg的經典搭檔,在本片利用殭屍的特性來諷刺社會的疏離、冰冷。都市中人與人之間的擦身而過,比死亡還冰冷,人與大多數人之間的關係則比死亡還遙遠。

 

, , , , ,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