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

這是我一直想要好好寫的一個題目,想了好多年。但是有太多的專業評論,從心理、戲劇、社會學的角度來討論,珠玉在前,實在也輪不到我說甚麼。所以一直沒有付諸實踐。原因是為什麼呢,實在是因為殭屍已經不再像當年恐怖電影裡那樣的單純地傳遞恐懼感給觀眾了,經過數十年來各種作者、畫家、導演在不同媒體的創作,使得殭屍此一概念成為了創意的承載體,包含了浩渺的想法和理念,很難一言以蔽之。

 

為什麼殭屍題材歷久彌新?

60年代末期史上第一部殭屍片開始,殭屍帶給每一代人不同的恐怖。也慢慢從單純的恐懼題材,變成訴說不同故事、討論不同主題的媒介。美國學者Kyle Bishop認為:僵屍可以代表任何一種人們想要它們代表的東西。它們就像一塊白板,可以讓人重複的書寫和使用。

 

在這裡,未免亂掉書袋而顯露我對此過於淺薄的涉獵,姑且略舉兩例:

 

活人牲吃(Shawn of the dead): 導演Edgar Right Simon Pegg的經典搭檔,在本片利用殭屍的特性來諷刺社會的疏離、冰冷。都市中人與人之間的擦身而過,比死亡還冰冷,人與大多數人之間的關係則比死亡還遙遠。

 

, , , , ,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imthumb   

EX亞洲劇團此次赴世界劇場設計展之邀,來到位於英國CardiffRoyal Welsh College of Music and Drama作為三個來自台灣的與會的表演團體之一參展。

  Royal_Welsh_College_of_Music_&_Drama  

感謝學姐邀約,才能讓滿久一段時間沒機會看台灣劇作的海外學子可以享受久違的劇場氛圍。從我住的地方到Cardiff說近不近,說遠不遠,火車的旅途也要快3小時。這個地方我自己也是第一次來,明明就來過附近的Bristol Bath,卻沒有想到要再順便來這裡看看。想不到這次趁此之便,也來到這個海港都市看看。

 

演出的劇場是一個帳篷。大約有2~3層樓高,棚外滿是白色的布條長長的垂掛著,平添鬼魅的氣氛,劇場內部倒是沒我想像的大,大概比國家劇院後面的實驗劇場再小一點吧?

 WillowTheatre1  

根據內部消息指出,這次的舞台裝置因為當地人員無法完全的按照劇團的期望來配合,在演出前一天裝台時都令團員們頭痛困擾。從我這個觀眾來看,與之前的劇照相比,看不出太大的差異,彎曲的竹子在upstage放射狀的張開,像是一隻對著觀眾張牙舞爪的手掌,神秘、原始、古老。在一開場昏暗的進場燈光下就預示著這次演出的色調和氛圍。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ab12  

我本來只是想去找一點"青春"的鄉愁的,

 

畢竟,是一個曾經嘗試卻失敗的production。但我發現我錯了,

 

錯得離譜。

 

我本來以為這是一個像是chicago那樣有熱鬧舞蹈的show,

 215px-Chicagomusicalposter  

儘管我"自稱"是這部胎死腹中的畢制的"導演",

, , , ,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之前在ptt金庸板問了一個問題,引起一點點迴響。

是關於笑傲江湖裡,幾個前後不一致的問題。

關於儀琳是不是在我們看不見的暗場裡和親生父親不戒和尚相認。

還有華山派的弟子們入門的時間問題。

其實我自己後來想了想,發現是可以自圓其說的,不能真的算是破綻。

但我也推測,這很可能是每天連載時,前後沒有完全考慮週延的後果,

而在改版時,要嘛金大師沒發現,要嘛他發現了,而他也覺得還是說得通,
不需要特別解釋。

有幾個網友認為我滿細心的,找出了連金庸大師可能都沒想到的問題。

我在此聲明。

, , ,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最近在K的 Feenstra的國貿課本,

(身為一個差勁的phD學生我知道這是一本我早該讀的書...但沒辦法啊...大學時真的不是念這科的,我又太愛玩了...T.T所以到現在才在惡補很多十年前早該看的書...)

看到第七章。 

offshoring

中文是怎麼翻? 境外轉包?

在台灣業界這種假掰的地方,一定就是說 offshoring...

反正意思就是把價值鏈之中一部分的行為外包出去,讓國外的人去作。

我自己蒐集的資料裡,台灣和大陸的確出現這樣的現象,90年代前期。

(根據定義,這樣的狀況會呈現產業間相對工資的同向移動)

(也的確出現了,但我並沒有用統計軟體或VAR模型得到一個統計上顯著的證據

, , , ,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總算又開始看書了。 

這陣子埋頭於計量和議價模型,咳咳….也沒有真的埋頭啦,有一搭沒一搭的算,比較熱衷的仍然是facebook的小遊戲()

 

但昨天,真的是不知道為什麼,莫名其妙從那一堆委託家人寄來但我一直沒甚麼心思去看的書裡面,拉出一本包裝膜尚未拆封的書。

Chuck PalahniukSurvivor

 Survivorcvr  

已經是深夜一點了,實在不是翻開一本新書的好時候。

但我還是翻了,開始看。

 

看完發現,已經是四點了。

, , , , , , , , ,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_vukoje_sofa_2007.jpg  

我說過我有把夢寫下來的習慣,但並未頻繁到可以稱之為習慣的地步。

多半得要顯明得讓人醒來之後還印象深刻,二來還得有時間。

以下是一個半年前左右夢到的夢。當時我把它寫了下來。

括弧裏面是我現在的註記。

---

夢。

雜亂。

最有印象的開始。是一個武俠小說式的場景。好像是一個甚麼樣的標局
還是甚麼樣的武林大會在開甚麼鴻門宴之類的,總之是那樣的一個廳堂,

, , , , , , , , , , ,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