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要從頭說很麻煩。

我盡量。
---

班上一個孩子謊報他的段考成績。

班主任因為被視如己出的小鬼欺騙而落淚。

我則是有點生氣。覺得自己真是有點笨。

而佔據在我心中的真的還是不在乎。

不是對這個小朋友不關心。 這個也是家暴家庭的小朋友。


不在乎的是說謊這件事。

---

在必須責罵小朋友的同時 我不斷的進行腦內反芻。


為什麼說謊是錯的呢?


在我罵小朋友的理由中,
我是這麼說的:

班主任把你當作自己的小孩。

我把你當作我在這間班裡最好的朋友之一(我真的把他們每個人都當朋友)

你一下子 用最簡單的方法

傷害了在這個補習班裡最關心你的兩個人。

謊言是種簡單的方式 得到暫時的安穩和和平。

但是永遠都不是最好的方法。

---

我大略說著 罵著。



動之以情。

小朋友嚎啕。


但在他淚眼婆娑之間,可能沒有注意的,

是我規避了一個很根本的辨證。

就是,說謊這件事的錯誤和正確。


因為,我到現在,還不知道這件事情的正確與否。

---


從小,對我來說,說謊並不是一種錯誤。

也沒有什麼對。

那僅僅只是一種呼吸。


真的啊。

我大概四歲就開始學會。

並且體會到謊言所能帶來的美好,以及美好背後的無常。


為了fit in 別人的規則 別人的怒氣 和笑臉

我的功課不是沒寫 是沒帶。

我的蟯蟲檢查的不是肛門。

打破玻璃的人翻牆跑掉了,絕對不是我。

我的家庭真可愛。 爸爸媽媽都不會吵架。

就算晚上乒乒砰砰,隔天我媽失蹤。

我奶奶也會告訴我:

我媽媽自己去上班了,所以我們也要乖乖的自己去上課。


奶奶啊奶奶,我知道的。我都知道。

我的家庭真可愛。

---

開始寫東西後。

也習慣旁生枝節,加油添醋。

奇怪的是,反而很受歡迎。

我寫過很多我沒看見的,沒有發生的真實事件。


我國小的一篇作文是星空。

星空中的各個星座彼此間的玩耍和對話。

飛馬座拱著南十字星 展翅。

雙子座和天鵝座笑著眨眼睛。

整篇是韻文。隔天上校刊。


基本上我根本沒有看見那些星座。

直到今天為止都不曾親眼看見那些我宣稱看見的。

那是根據一本星座指南。

而缺乏天文常識的我一直到國三才學會,

北半球的飛馬座無論如何拱不到南半球的南十字星,

還有冬天的雙子座 不管怎樣用力 也沒辦法和夏天的天鵝座眨眼睛。


但這一切都被歸類到"具文學性的巧思了"


每個人看了都這麼說。

於是我欲罷不能。

我還寫了根據自己想像所描寫的遊記。

自己想像中所發生的對話。

自己想像的語言,想像的情感。

並且煞有其事,繪聲繪影。

我的人生就是個偉大的謊言,美好的。

我欲罷不能啊。

這是從小被教導的。

君不見 韋小寶靠著一個又一個的謊言,平步青雲 化險為夷?

每個好故事裡的主角都很會騙人。
每個被騙的人,要不是很壞的笨蛋,


就是很笨的壞蛋。
好騙而且該騙。

騙人的人都是對的。 都是好的。


不只政治正確以外,他們還能夠得到很多很多物質享受。

這是許多的童話故事給我們的moral。


於是我欲罷不能。

---


小朋友的謊言被拆穿,是上禮拜的事情了。

我和他說:從這禮拜一開始,你必須作滿一個月的勞動服務。

為的是你的錯誤,為的是你的謊話,為的是


你讓兩個人傷心。


今天是他"刑期"的第一天,

他很乖覺的收了便當和廚餘。

但是掃地的時候。故態復萌。

邊講手機邊掃地,五分鐘的打掃他掃了半小時。


我發飆了。

長久以來的。

久違。


我真的忘記,自己其實真的藏了那麼多的憤怒。
(我是憤怒呢 又或者只是壓抑許久的發洩?)


批哩啪拉的暴罵。

像是班長,像軍教片裡的魔鬼。

我真的這樣罵了。

因為我真的生氣。

我氣的是不長眼。

現在是處罰,你現在是罪犯,

竟敢如此猖狂!


"三十秒內打掃完畢,書包上肩,立正站好! 混你的帳!"

我真的這樣說了。


我不知道這原來也是我。


我原來那麼氣。


---

但是我氣的是因為他說謊嘛?

不是,是因為他不長眼。

對於說謊,仍舊沒輒。


---


那我為什麼那麼氣呢?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