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ilding1%20Original.jpg  
我噴出口中的煙霧,比方說。

比方說我是一個叫Vishnu的遠古神祇好了,
那我這一吸一吐可能就得吸吐一整個永恆那麼久。
而在我鼻腔喉頭氤氳的,可能是宇宙,比方說。

(但我坐下,環顧四面。)

我當然不是祂,我誰也不是。在我鼻腔氤氳繚繞的
除了鼻屎和熱情外向的鼻毛之外,應該不太可能存在宇宙。

所以我這一吸一吐也當然不及永恆,才短短六年。

(我坐下,四周環顧,自鼻腔噴出那一口六年前的煙。)

("咳~~~~~~~" 我想當然爾的嗆到了。還是沒法學會真正的煙。)

(一個天造地設的巢你說。)

(房間的牆壁斑駁,人為的斑駁。你看見參差的磚,但你看不見歲月。)

比方說這邊的牆消失好了,就這麼砰的一聲被敲毀好了。


你透過這面消失的牆看到的當然不止消失的那面牆,
你看到了原本隔著牆的暗黃光明,搖曳,或是你以為它那麼搖曳著。
你看見四處披掛著藍白相間的塑膠布,你除了興奮之外還是興奮的叫著。

(一個天造地設的巢你說。)

所有的一切蒙上了塵,暴力的人為的叫人快樂的虛假的塵,

(看不見歲月你說。可我興奮。你又說。)

還有什麼比這更荒謬的! 你的生活連同歷史忽然變成一個他媽的碩大無朋的裝置藝術!
而你興高采烈的褪下所有的衣服,William Golding那樣子地褪了。

(從牆上的洞望去你發現一個荒島,你的荒島。跨過洞去左轉是你原來的房間,
你的書電腦筆記盆栽眼鏡隱形一股腦的安然無恙,渾然不覺滿室的歲月虛假地覆蓋。)

(你的床也安然無恙,滿地的白沙,倒是。)

在沙灘上,一個銀藍色的長方形小盒子順著波浪的痕跡,遺留。

拍了拍沙子,咦,上面有字。


"Marlboro Light。" 你讀,或者你假裝這麼讀了。

打開冰箱,拿出一罐從不存在的啤酒,打開從不存在的拉環。

("咕嘟~咕嘟~咕嘟~~~~哈啊~~~~")

你從不存在的喉嚨得到了存在到不能更存在的滿足。

走向瓦斯爐,一趟遙遠,光轉身就花了2年另7個月。
而純純粹粹就只是因為你家從來也沒有打火機。

點燃。一吐。

總算。

一口六年前的氤氳。

(藍白色的塑膠布像是有誰死了的那樣飄著。)

藍白色的塑膠布像是有誰死了的那樣飄著,比方這麼說。

當你這麼比方說的時候藍白色的塑膠布就絕對不代表什麼言外之音。

往往就代表了藍白色的塑膠布通常就這麼飄著,掛著,在戶外喪禮時
權充牆壁的那樣飄著,有人總是死了,"彷彿"只是家屬們的希望!

(所以當有人說比方說的時候你就得小心。)

(所以當有人說了個很濫的比方說的時候就得要加倍小心!
因為通常都不會有什麼太微妙的言外之意。往往不是他太笨就是你太聰明。)

比方說。

比方這麼說,牆壁赤裸,電線茂密一如原始林。
你發現這個緯度的植被都是110V,
不是比方說的而是電線黃色紅色藍色的皮上那麼說的。

比方這麼說你撥開了這些供養了整個世界的人工植物。

比方這麼說你來到了客廳,藍白色的塑膠布被海浪打得起伏。

(煙還沒抽完,你期待這一根是永恆,儘管你完全不敢想像永恆。)

海浪,席捲,腳指冰滑,戰慄,而你撒了泡尿。再次戰慄。


海浪是寬容的,在這10M高的四樓公寓的第四座海浪兼容並蓄地席捲你的尿液,

還有煙灰。

(那些你期待他們是永恆的煙灰啊。)

那些煙灰,照我猜想,都飄零了。都飄零。

你怎能期待永恆啊。

Vishnu說了。他說當他是大黑天的時候他媽媽在他口中看見了一整個宇宙。

而他當時祇不過是個愛把妹的小鬼而已。

你甚至都已經不再愛把妹了,他說Vishnu說,
你又怎麼可以不奢望自己的煙灰不飄零著永恆呢?

你又怎麼不知道剎那大於永恆?
你又不是不知道渺小的銀河其實根本就是某人的鼻屎啊。
這也不用你說,MIB也這麼說不是嘛。

於是永恆存在於煙灰,於是海浪折返/淹沒於你位處四樓的腳邊。


於是地線火線纏膠圍繞,植被於地球。

於是你吞吐著煙。

Marlboro light銀藍色的煙圈。

你說那叫永恆啊。

我說那叫比方說。

而世界誕生,一吸一吐誕生。一吐一吸,毀滅。

而我回到了誕生,吸,吐。

我就是誕生。

而比方這麼說。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