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的三節課是普心丙 和張靜雲一起睡到滿臉是汗
可是卻是很有質感的深度睡眠 偶而和同學一起睡一下還滿不錯的...
---
上完課 或者說 睡完覺之後 驚覺天色的改變
開始下雨 天空陰陰的 潮濕的空氣 漉滑的地面 一剎那好像回到了秋天
如果真的是時光倒流 那我期待此刻是2003秋 我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而真的 彷彿就這麼變呀變的 旋風二號變成一號 落葉沙沙捲起翻飛
滑過普通 小福 我穿上去年的黑色大衣 變回臃腫 猖狂變回 變回 快樂 而我懷念
那時 不可一世 比國中高中都還要目空一切 我是天下無敵 我很這麼自我理解著的
和許多人的關係是美好的 in a destance but nice 比起來就連苦澀漫長綿密的單相思
都不那麼苦了 當時是那麼的potential 每件事都好有希望 比大一還要有希望
---
走進小福三樓 瞥見一個人坐在那邊啃晚餐的小馬
當然是好久不見 可是說的話題 除了彼此的近況卻還是那些
兩個男人該聊的話題 我們當然也是少不了的
我發現 我只要和真正的男生講話 黃腔就會自己跑出來
比很多可怕而低級的男人都還低級而可怕
我想我是在彌補著什麼吧
---
我發現我正在走回過去 走回 我所懸想的 一切是美好的過去
於是我穿著黑大衣 臉色除了臃腫和猖狂找不到別的 走回過去
遇見了小馬 發現他和一年後的他並沒不同 我們聊的
就是我們在msn上和板上的推文之間所建築的 低級和無趣

當然 還有夾雜在重重疊疊低級無趣間 一點點的顧影自憐的寂寞 和同病相憐的苦悶
念此刻我 的板差不多要開了 是廖曼達幫我連署的
它將紀錄的 除了猖狂 膚淺 還有苦悶 之外 所剩無幾的 對於未來的expectation
而我當時還並不知道 未來會是眼前這個樣
---
對他的小提琴 身高 還有課本都一一嘲笑了一番
我和小馬說了再見 往天母出發
這個idea其實並非突然 而是不得不去
奶奶的右眼白內障 今天開刀 我當然得去
路上的轉車很擠 很濕 而我其實不那麼在意
---
我當然不在意 因為 我知道 我將要去尋找的這兩個女人
我會愛她們一輩子 這件事在我出生前就已決定了
想想還真是不公平 因為我竟然沒得選
不過這也是廢話一句 因為沒有人能選自己的媽媽 遑論祖母?
雖然 我還是有得選 選擇 不愛自己的父親
父親 就只是父親 it's not oedipus complex
it's just hatred, but i don't really hate him.
---
窗外沒有太多的景色可以看 直到明權西路站
雨還是在下 撲天蓋地的在下 通常這種時候適合沉思
適合一篇可以詩情畫意的東西 適合坐下 望向窗外

以及一撇若有所思 意有所念的笑容 但可惜
台北捷運實在太過發達 擠的我連蛋都快熟了
文藝 往往需要閒適 此刻 我還是先顧好我的蛋吧
---
榮總很大 大得哭爸 醫療於是商業化 很奇妙的是
如此巨大 白色的建築物並沒有令我想起白色巨塔
榮總的樓下 跟個百貨地下街一樣 誠品 starbucks 漢堡王
為什麼我搭了大老遠的車還是又回到台大
---
探完了祖母 一切安好 當然安好 不准不安好
拜別了兩位老婦人 我回到了家
---
已經一年了 很多事情變了 很多的沒變
向量變了 面積沒變 志向變了沒 變 胸襟變寬廣
畢竟是歷練了 這一年無論我多麼的懷念起點 都是收穫
都會是有意義的 我仍然認識了好多人 經歷了好多事
認清了一些事 人 還有最重要的自己 的一些
有了這些經歷 體認 懷念於是變得更加的立體 有質感
---
如果還是2003 秋 則我將不知道 眼下所發的興懷感嘆
與之後比起 將會是多麼的膚淺 雖然正確 但是少了一年份的深度
如果我看到了2004 我會這麼寫嘛? 我會這麼下去? will I let go ?

可能就不會了 而 butterfly effect仍舊沒有意義
因為宇宙自有其反作用力 而我仍舊提筆寫下:於是/想起
---
所以你瞧 懷念是多麼的沒有意義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