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沒有很好。
但我沒說。原因是為了什麼。
可能是你以為的。可能是他以為的。
可能是我自己以為的。
                                                                               
也可能都不是。
                                                                               
可能沒人知道。可能是因為有人自殺。
可能是因為天氣。可能是因為熊貓。
可能是因為干我屁事的爺爺啊。可能是因為來日大難。
可能是因為孤單。可能是因為更遠的來日大難。
可能是因為我不是那塊料還不承認。
可能啊可能,是因為過去比起現在總是美好,而預示了我們
未來是可能如何的糟。只可能更糟。
                                                                               
於是人要繼續死,不知道是自殺還是怎樣。
於是天氣繼續糟,可能科學家會有把傘 基因改造成人體器官一部份的構想。
於是熊貓一對對的送來,干我屁事。
於是來日大難大難大難,未來不會美好。
我永遠也不是塊料,只是塊豬肉。
於是啊於是,我習慣。
---
剝開大腦皮質剝開,意識。
揭開一片片的記憶回憶想望渴望意識知識感情情感。
一幅幅的畫面其實。
                                                                               
其中的一幅是我的自我意識投射。
他帥氣,可愛,消瘦。
                                                                               
其中的一幅是我對未來的描畫。
一片的美好如同天堂。
                                                                               
其中的一幅是某個平行宇宙的我,
他真實的存在 和我卻有某種神妙不可知的連結。
他騎著古老的機車附有邊車。穿著和窗簾一樣花紋的襯衫。
Garden State的主角,我是如此又如此的identify啊
於是我大吼著 在這一幅畫面裡。
                                                                               
其中的一幅是真實發生過的美好。
在慘綠又慘綠的生活裡,我親眼目睹,親身經歷的美好。
它們浮在我意識的最表層,不是因它們多膚淺而是
因為我太需要它們。 而如此又不是因為我太懦弱
或現實太不可忍受或它們那麼那麼的美好。
可能都是,也可能都不是。
                                                                               
其中的一幅是我曾忘記的美好。
我忘記了,但它們卻確實實的存在。
只不過打了厚厚的馬賽克。看不見。對不起。
有些還在,有些不在。但我選擇看不見。
搞不好我不是忘了而是自己戳瞎了雙眼。
對不起,搞不好馬賽克是我自己放的。
真的很對不起。 對不起。不是故意的。從來也不是。
                                                                               
其中的一幅是苦難。痛苦的災難。
它們也不深,只不過我會故意的去挑動它們。
故意的撇過頭,殘忍的不看。何解?
皆因我時不時的需要苦澀的味道來flavour一下。
提神醒腦,薄荷是苦的,咖啡也不加糖。
                                                                               
透過它們,在這一幅幅的圖案,或折或凹 或拼或湊
或"Contact"裡面外星人的頁碼一般3D化
                                                                               
編織成一個我,感官的我 像是異變者一樣的
反過來地 不成比例地 住在我的大腦皮質上。 整個怪物"扒"在上面。
                                                                               
編織成一個我,自以為的我。和Neo一樣帥的我還會飛勒。
                                    
                                                                               
編織成我,笑著的我,哭著的我。感官的,滿嘴胡言亂語的,我,我,我。
                                                                               
我。
---
而天空魚肚,台北殷殷藍。
我祈求啊祈求。生命不會有好轉的一天。
                                                                               
因為如果真的好轉的話,我怕世界就會崩解了ㄟ。
---
                                                                               
憂鬱症? 拜託~
我的比較有深度好不好。
                                                                               
不過那也不一定,說不定我的比較膚淺。
                                                                               
哈哈哈。


(按:My theme song? Meloncholy?)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