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蜘蛛人 你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輕功
輕功在我們中國的民間傳奇裡 早已是個不稀奇的技能
白玉堂會 紅拂女會 呂四娘會 不會輕功的人別說你是武林中人
強搶民女要輕功 劫富濟貧要輕功 劫法場 踢館 暗殺韃子皇帝
武林中似乎每一件事或多或少都需要飛簷走壁 踏雪無痕
                                                                               
而輕功的名目是如此之多 如此之廣
梯雲縱 草上飛 水上飄 日行千里 足不點地
彷彿在那個世界裡 每一個人都對地心引力這件事不太在意:
店小二為了修屋頂一蹦幾丈高 果農收成時翻一個跟斗整棵樹的果實就都摘下來了.etc
當然是有些誇張 不過 人們似乎習以為常
而輕功也似乎是個易學難精的課程
剛入門幾年 好像誰都可以去偷拿劉員外的金銀珠寶而無聲無息
(還可以留書一封 上寫:盜帥到此一遊云云 嫁禍給楚留香)
但是 卻並不是每個人都是田伯光 都能日行千里
那似乎需要相當的天份和資質 這倒是很合理
專精一件事情 總是需要努力 天賦 和對該事物的熱情
這個道理適用於各個領域:演戲 唱歌 跳舞 寫作 畫畫 都一樣
                                                                               
說來好笑 我是真誠的相信世界上是有輕功的 起碼 曾經有過
電影KAMAZAKI 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中文譯名是企業戰士的那部
那種程度的飛簷走壁 我想在某一個很長的時間 是普遍存在於我們的神州大陸之上
應該還要再神乎其技一些 可能姿態也更美觀瀟灑 幾個法國小鬼飛上飛下
實在很難令我認同我們老祖宗的程度 僅至於此
                                                                               
 至於蜘蛛人 那似乎已經超乎我的想像範圍...
他的能力 基本上超出人類所能想像的那個體能極限...
                                                                               
正這麼想著 我又想起一部電影 賴聲川的飛俠阿達...
我看這部電影的時候還滿小的 第一眼的印象來自於堂姐房間裡的一張電影海報:
一個蓄長髮的青年 雙腳奮力一登 身子停留在台北某個傍晚或破曉的那種殷殷藍
海報的四周 爬著 各種神奇玄妙的文字 記號 代表著同樣神奇玄妙的中國
而我被迷住了 雖然我還很小 很可能連金庸都還沒開始翻...
                                                                               
然後是電影 數年後的第四台總算上映 而想當然耳的我看的並不是很懂
對一個國小的小鬼而言 這種將近代民國史轉換成類武林史的魔幻寫實
當然是有看沒有懂 多年之後 看完城邦暴力團的我才恍然大悟 並且大呼過癮
機緣巧合之下 在某處 我以10元新台幣購得原著劇本
從頭看過一次 才對其故事有一個比較完整的印象
                                                                               
電影本身是好看的 有許多舞台劇演員包括主角尹召德 李立群 那維勳 馮毅綱
導演賴聲川說故事的功力自然是十分之夠的 精雕細琢的KUSO就叫藝術
我有一段時間對於國明黨藏於陽明山地底下需要
黨國十大老共同首肯方能開啟的大寶藏這件事是深信不疑的 
而KUSO歸KUSO 故事的主線卻也引人入勝至極:
一個拒絕聯考的小子 阿達 為了輕功投注了畢生心力 放棄愛情 成就或其他
他的身長環境就是台北 他的成長就是台北此一魔幻都市的演進史
而在魔幻寫實的KUSO運鏡下 一片殷殷藍的台北黎明或破曉
一戶戶的違章建築高樓大廈水泥叢林裡藏著一個個武林高手
阿達 為了貫徹自己對於輕功的熱愛 求教於他們 苦練一身絕技
同時也從他們的口中 拼湊出一個支離破碎的民國武林史
他的師傅們 當年紅蓮會的結義弟兄們 植物園荷花池畔的老人口中
謊言? 歷史? 真耶? 虛耶?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而阿達 身為輕功此一古老中國傳統技藝的重要孓遺 其人生是苦悶的
為了輕功 逃避聯考? 或者說 為了逃避聯考 於是逃進輕功而泥足深陷?
跑去打工 當接送盲人按摩師的小弟 卻發現其中的他們身負絕藝...
跑去當高利貸公司的小弟卻同樣的發現女老闆同樣的身負絕藝...
為了練輕功 阿達逃避了初戀 背負家庭 背負虛假/真實的歷史使命感
(不管那到底是什麼)
類似的情境 或許城邦中的張大春也遇到過 
而百年孤寂的Sigando更是強烈而直接的體會:
歷史是錯誤的 他們或經過口語傳承 或在書本與書本間的隻字片語撥弄破碎的字謎
或者直接血淋淋的經歷 一段消失的歷史 那種龐大而虛幻的使命/孤獨始終存在

Sigando說起來算是幸運 家人還在 還能維持他的三餐 
保持他肉體生命的完整以及性靈的空虛和守護歷史的孤獨 

張大春也是幸運的 身為同樣魔幻寫實武林的倖存者 
有同樣具有老鼠性格的孫小六保護他 

比起來 最慘的可能是阿達 他從頭到尾只是一個人
初戀的對象最後葬身火窟 當然他的生活並不危險 
不過 他的孤寂卻是純粹而真實的
                                                                               
於是 把一切託付給輕功 把自己的身體放在輕飄飄的台北破曉殷殷藍裡面
消失於空氣 飛騰於風 體會 感知每一個空氣中的懸浮微粒 孤寂得以提煉成美 提煉成
達到人體極限的最高藝術 說起來 他是最純粹的隱士 隱於城市 隱於台北 隱於陌然
他飛著 他是最孤獨的 也是最超然的存在 對於現實生活 阿達沒有野心
他不想改善自己的生活 不想在學業 事業上有所成就 不想在愛情上有所斬獲
人際關係的拓展是零 他把自己縮小成大城市中的最小單位:路人甲 而獲得了最純粹
百分之百的自己 輕功是他逃避的藉口 放逐的目的 發洩鬱悶孤寂的管道
他無意成為人上人卻超脫世俗 身負驚人藝業卻無所作為
不凝滯於物 天人合一 以臻化境 同時他又是他自己 身為路人甲的平凡阿達
                                                                               
常言道:為國為民 俠之大者 這麼說來 毫無建樹 每天飛來飛去發洩而被早安你好拍到
的阿達 實在沒有資格被稱為"飛俠" 他甚至連他的初戀都沒有從火場中救出來
而他其實也不是英雄 因為整部電影真的找不到一個反派 連整個環境都沒有和他作對
在這邊生效的是法天自然的道家哲學 無為 方至大巧 無心無意無故無我的阿達
也不會有人能夠了解 其實他就是逍遙遊裡的大鵬鳥振翅九萬里...
                                                                               
可能連他自己也不那麼認為 其實


(按: So far these stuffs are mere reviews of thoughts in college years...
我覺得只證明一件事...
評論 書本 知識這些個玩意兒...
都是一種privilage...很snobbish的東西 很貴族做態的...

那些東西慢慢的跑走了。)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