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Adder+goes+Forth+four1_1024.jpg

(Blackadder第四季的劇照,前排左起:Blackadder、Baldrick;後排左起:Darling,Melchett、還有Hugh Laurie演的George!!!)   

最近著迷的是Blackadder

很早就知道這部影集,大概是大二黃寶儀老師的課吧。

那時還比較偏好friends這類的美式sitcom笑料。

blackadder的發音、故事背景,笑點等等,似乎都太遙遠了。


記得老師放的時候同學好像也沒有太大的共鳴。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在土豆網找到,有字幕的全系列四季加上特別篇。

迷上了。


當初看不懂的點、聽不懂的發音似乎都清晰了,都能夠心領神會了。

才知道這樣的尖酸刻薄,是如何的貼近這個我現在身處的國家。


七年後的現在,我才算真正開始了解當初老師想帶給我們的歡樂,


以及她期待而未果的笑聲背後的深刻洞察。


四季的影集,四個時代,都有一個同樣的主人翁Blackadder

他們或許是史實裡早該被滅亡的王朝中不受寵的王子,伊莉莎白女王一世身邊的寵臣,

復闢時代喬治王子身邊的管家,或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困在壕溝戰之中的英國上尉。

貫串全劇的,總是他們汲汲營營企圖實踐一個目的,成為國王或是娶女王、
王子的財富或僅僅是活著逃出一觸即發的壕溝大戰。

除了第一季之外,blackadder總是以很冷峻的嘲諷,
毫不留情的譏笑身邊一個又一個傻瓜。

 

blackadder_4_396x222.jpg  

(第一季的Blackadder,看起來就是個笨蛋的樣子,第一季拍攝的成本也是最高的,常有戶外的景,臨時演員也多,可惜收視不好,我   記得大二老師讓我們看的就是這一季的第一集!)

Baldrick是他身邊忠心的僕人,也往往是最可憐的蠢蛋。

故事常常就圍繞著他們兩人,發生了一個又一個愚蠢卻致命的危機,
等待他們用同樣愚蠢和往往同樣致命的方法去解決。

這樣的故事,最吸引我也最獨樹一幟的卻是每一季的結尾。

明明是情境喜劇,身為主角的Blackadder卻總是在最後一集死去。
(除了第三季,他取代了他所侍奉的喬治王子,變成了王位的繼承人)

反高潮?或許。

尤其是最後一季,當Blackadder上尉每一集都想盡辦法卻還是不能避免奔上火線前去衝鋒。

只好率領這一路來和他一起搞笑耍寶的部下往前衝。

當每一個原本一直想要上前衝殺的部下忽然體會到了迫在眉睫的死亡。

當前面五集裡面一直和他作對的Captain Darling也被下放到前線,一臉哀悽。

Blackadder卻一反常態,坦然的面對死亡。

法寶出盡的他,在前幾集逃離了好幾次的處罰,死刑,在此刻卻反而認清了自己的命運,

從容、冷靜地戴穩了鋼盔,吹動了攻擊的哨聲。

硝煙四起,砲聲隆隆,塵土四濺,慢動作的遠景慢慢淡出,

轉為今日的古戰場上的綠草如茵。

期盼並享受著笑聲的觀眾們相信在那一剎那都震懾了,

震懾於一部應該滑稽的情境喜劇能夠給予這樣的反思和冷峻。

我想這樣的冷峻本就藏在每一個尖酸的英式嘲諷的句點背後。


在我看來,這樣的安排是悲劇和喜劇極巧妙、極高明的融合,

堪堪可比我心目中少數喜劇與悲劇融合的巧妙經典。


故事本身則讓人感覺,不管我們(故事的主角),做了甚麼樣的努力和嘗試,

都將是可笑、愚蠢並且徒勞無功的。

而僅僅擁有的意義,不過是讓全知全能的觀者度過輕鬆而毫無省思的半個小時。


聽來似乎有點虛無主義。


當然,在給予省思這點,本劇可說是不遺餘力。


而本劇的靈魂人物,羅溫艾金森,台灣的觀眾最熟悉的當然還是豆豆先生,

他的滑稽動作和表情已在全世界的觀眾心中深植。

但Blackadder卻少見他的動作和表情,而相反的,

是以插科打諢的機鋒和深刻幽默的諷刺見長,
或許令不熟悉他這方面長處的觀眾有些微的不適應。


倒是我四季看下來,豆豆先生的形象已經很模糊了,

無法想像Blackadder不說垃圾話的樣子。

 

---

透過這部影集,以及維基百科的介紹,我注意到了除了豆豆先生以外的另一個演員。

他是從第二季最後開始客串,第三季正式加入主角群的Hugh Laurie

發現他也正是最近幾年的熱門影集 House MD的主角怪醫House

 

poster.jpg  

(這應該是前幾季的海報了...我還是比較喜歡他在第六季左右的華白平頭...如果不事先知道,很難想像他其實是英國人...因為在House裡面他的美國腔實在是太強大、太道地了...)

很難想像如此重大的落差,也對這樣的差異演出極有興趣。

 

george.bmp  

(上面這張是Blackadder第三季的劇照,Hugh在第二集後半開始客串、到第三季正式成為regular cast,演出一個瘋瘋癲癲、何不食肉靡的Prince George,和左下的Baldrick一起逗哏耍白爛,被夾在中間的Blackadder時不時的吐槽,成為本季開始的慣例...你看他那個假髮!!)

我開始看了House M.D,從第七季開始看,雖然有點沒頭沒尾的。

但也快迷上了。

發現House和Blackadder(不是Hugh自己演的Prince George,而是羅溫艾金森演的
Blackadder本人) 在個性上其實頗有相同之處。

同樣的尖酸刻薄、毒舌不留情,也同樣的利己,自私。

雖然從事的事情多半是服務一個或多個對象的工作,

卻往往擁有唯一的目的,讓自己得到更多的利益或樂趣。

而有趣的事,同時也吸引觀眾的是,

情節往往讓他們毫不留情的嘲諷身邊的同伴,
卻讓他們陷入比他們嘲諷的愚蠢更窘迫的境況

我想這或許就是幽默的某種境界,House和Blackadder尤然,

他們總是認為自己較身邊的人更聰明更洞察,將自己提高至比眾人高的位置

並且在近乎每一集的毒舌嘲諷之後才豁然發現:原來自己並不優越了幾錢幾分,

而在編劇的巧妙安排下,他們身邊的眾人或處理的病患,往往呼應了他們眼前的處境。

並且像是用個大槌子敲進他們腦門一樣的清晰。


我想這種劇情之所以會受歡迎是因為能夠引起觀者的共鳴。

因為這樣的老東烘其實無所不在,我們每一位都是如此。

我們總是輕易的認為自我的優越、高尚、美好及機智,

是多麼的出眾和特別,

但事實上,我們每一個人或許都需要這樣的情節,


告訴我們,其實我們並不特別。

而我們就得以免除特別所造成的寂寞,儘管,我們雖然多半並不優秀,
卻也不會和他人相同到哪裡去。

而這樣的共鳴告訴著我們,仿如就著窗戶上的水氣寫成的字一樣的永久保固


告訴著我們,我們並不寂寞。

 

儘管我們是寂寞的。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