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akuyako.jpg  

花了兩天拼完日劇我真的是太閒了嗎…sigh停擺的論文,顛倒的日夜。

 

偏偏感想超級認真的在想,邊按暫停鍵,趁沒有忘記打下自己的想法。但是我的想法也只是很粗糙的不吐不快。不像是其他厲害的網友,有條有理的分析。

 

我只是想到甚麼說甚麼而已。

我在上一篇的標題裡打的,惡人與惡人之間的純愛故事。

 

把日劇看完的現在,我發現其實兩人之間並不是很單純的純愛。

 

應該這麼說,雖然很複雜,異常地複雜,但是,維繫兩人的,還是純粹的感情。

 

非常複雜的純愛呀。

 

電視劇和小說間的差異:插圖般的詮釋

 

發現電視版把到中學為止兩人陸續犯下的罪行,解釋為:為了保護過去而不得已的行為。這樣的解釋,其實是和原著差異甚大的。雪穗從唯利是圖,不擇手段的魔女變成了一個為愛癡狂、偏執的狂人;而亮司從一個對他人冷酷、對雪穗忠誠的冷感者,變成了一再猶豫,反覆退縮的人。

這也沒甚麼不好的,我本來會擔心,這樣子的更動其目的當然是要引起觀眾共鳴。但會不會順便也正當化他們的罪孽?

 

幸好,還有金八老師在第十集的當頭棒喝。電視還是有他的是非尺度的。

 

以下試著整理電視和小說的差異:

 

原著的菊地只是一個多管閒事的人,電視裡就變成勒索者。

 

藤村的所作所為也是壓迫著雪穗直至崩潰。

 

而電視版對於亮司之後的射精障礙也做出了並不算是太隱諱的呈現。很鮮明的,也很能夠讓人心領神會,如果一個人曾經在屍體的體內射精的話,他這輩子只怕都不行了,他不是性無能,他是不敢再射出來了。直到他遇上了典子,一個和他走著不同道路,卻有相似靈魂的女人。

 

電視並且把亮司經營的賣春解釋為,松浦知道他的把柄並且威脅他這麼作。

 

使得亮司擁有一顆純潔的心。

 

我只能說反正在原作中這些原因都是東野的留白,

 

同樣的,電視替雪穗的童年製造了更悲慘的回憶,她並不是原作那樣的,直接被親戚受養,而是被送進了孤兒院,並且在那邊又被性侵害...(真是王八蛋啊! 這些大人!)所以在原作中並沒有提到的,她和亮司分開的七年裡,她是比亮司又更加悲慘的生活著。

 

我反而覺得這樣的設定放回原作是合理的,

 

為了讓她幸福,因為她之前遭遇的痛苦,因為她遭遇了亮司沒有遭遇的痛苦。亮司將在之後的路上,在很大的程度上都背負著贖罪的念頭,用各種方式去給予她更好的生活。

 

電視劇也解釋了,為什麼亮司無法像是雪穗那樣有正常生活。除了他沒有被一個負擔的起的人收養以外,他也受著松浦的威脅,從事非法賣春。同時,在第三集裡亮司一時衝動開始逃亡,(後來更假造了自己的意外死亡文件)使得他自己的名字,再也見不得光,這也多少解釋了,之後他的牟利行徑只能夠是非法的了。

 

 

而原作本來就有的,和亂世佳人的連結,在電視裡也進一步的加深,不止是書時時刻刻被拿在手上,連郝思嘉和白瑞德也是一直被掛在嘴邊,是他們倆嚮往成為的精神典範。

 

 

電視版也讓亮司的轉變過程,清晰。連之前欺負他的松浦都察覺這小子的成長。這倒滿合理的。他在第四集裡,向雪穗發過誓要給她更好的生活了。相對的,他不再軟弱了,或者說,他的軟弱也只有雪穗看得見而已。對於其他人,他也開始運用他的智慧和冷酷了。這是他的轉變。開始和書中的形象一致化了。

 

 

還有一個編劇的更動,我怎麼想都覺得是充滿智慧的。也就是:唐澤禮子的死亡。在原作裡同樣沒交代為何被亮司他們殺死的原因。但是,電視版的處理堪稱合理,卻是我不太希望看見的。也就是像是我們從小看到大的金田一那樣的,每個犯人背後的動機都是有冤情的,每個被害者要嘛是壞蛋,有其取死之道,不然就是看到了甚麼很重要、足以破壞兇手現狀的秘密,不然就是殺了他們,兇手可以救自己生病的女兒或是重要的親屬之類的。搞的每個兇手都很有理由,讓人忘記了,其實他們犯下的罪行,或許不該被原諒,哪怕只是一點點,都不該。

 

唐澤禮子就是這樣,發現了埋在後院的屍體。所以才被滅口的。

不過他們兩人也不知道該說是笨還是大意,為什麼會想要埋在自己家的後院啊,不是擺明了撇不清和屍體的關係嗎?起碼也埋到甚麼空地或是森林呀?埋了之後兩個人就很健忘地上京發展了。是怎樣,你以為屍體是光分解哈比書套嗎?

 

八千草薰奶奶太會演了。幫這個原著裡的一個功能性人物加了太多分。和雪穗說的:去自首吧,我會活很久很久的,等你回來,讓你一直都有個家可以回。

 

可惜的是,雪穗不是一個人。如果是一個人的話,她在小時候就會放棄活下去了。這一株惡之花也不會盛開到今日,剝奪了一個又一個人的幸福和生命。這麼說來,明明是為了彼此著想的兩人,是不是分開比較好呢?正因為太為彼此著想了,對彼此的奉獻犧牲又引起對方的越陷越深,到最後,站在禮子老奶奶的病床前,雪穗才會說:我們,已經無法回頭了。

 

在亮司制止了雪穗再一次的弒親,並且從她顫抖的雙手中接過馬上要被拔掉的氧氣管。老奶奶說了:這就是你們兩個在一起時的模樣嗎?好可悲呀。

 

可惜,亮司一路走過來,對於罪行的掙扎、懷疑、猶豫,早都已經麻痺了。他成為一具忠實的行屍走肉,為了雪穗可以做任何事的殭屍,他走著,走著,目的地是永遠看不見的太陽。

 

這種道理,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亮司回答。他拔斷了氧氣管。

 

 

唉,無藥可救的兩人呀。

 

原著裡,禮子是自己跌倒才一直昏迷不醒的。亮司他們只是決定拔掉管子而已。不像是日劇那樣明顯還有意識,還可以說那麼多話。

 

不過八千草薰老奶奶的退場,怎麼可以隨便呢?

 

--

電視還有一個很明顯的改動,其實仔細想想滿恐怖的。就是亮司殺死爸爸的廢棄大廈,後來又被改建成為新的大樓。他的媽媽後來就在他爸爸死掉的那個單位,盤下一間酒吧營業。其實滿恐怖的。自己的兒子殺死自己老公的地方,她就在那邊看守著,長達十五年。人焉不醉哉?

 

背叛和忠誠的選擇

 

電視劇就像是小說的插圖,有的時候,看書看不懂的部分,看插圖反而一目瞭然,對吧?那是插畫家看懂小說(或者跟作者討論好),為我們呈現的思考捷徑。之前看書時一直有一個疑點,就是亮司為什麼要背叛奈美江?借松浦的口,才算是看懂,奈美江如果被捕的話,難保不會供出亮司,他在電視劇裡面已經算是合法死亡了,卻被老警察像是獵犬一樣盯得死死的人物。就算奈美江不會供出來,她只要落到警方手裡就會被順便被查出她正在兼職做會計,替亮司他們正在做的盜刷信用卡的事情。所以燙手山竽,實在應該處理掉。

 

 

而電視劇又做了一個更動,理論上是在第三集友彥搞出來的麻煩裡,雪穗是有被間接證實幫助解決亮司這邊的麻煩。

 

但電視的橋段裡,雪穗是有來到飯店卻沒有像原著一樣幫忙扮演那個女子

(主意是她想的沒錯)來延後死亡時刻。反而是在第四集被拖進來幫忙盜領2000萬。這個在書裡面並沒有講明雪穗有直接參與的,當然也可以被歸類成為暗場,無須言明。

 

電視劇裡的如此更動的功能性目的,是要帶入亮司和她當面對質的那一番話,

信賴者也會背叛。亮司目擊了雪穗被一成載回家的畫面,在接下來的一部分,敘事的重點會放在雪穗在一成和亮司,光明和黑暗,真的太陽和假的太陽之間的猶豫。

 

這樣的更動也無可厚非,比起來書裡毫無內心敘述和兩人互動,這樣的掙扎可能更為真實。

 

只不過有點怪異的是,在爭吵後的兩人隨即發生了關係。但是理論上,亮司應該已經有障礙了。(雖然是還可以做,但比較不會像電視版本裡做的暢快淋漓然後休息的樣子)

 

---

犯罪=寂寞

 

看完忽然發現亮司很寂寞。他沒有朋友,只有勒索他的人,他不信任的傻瓜夥伴,還有被他背叛的夥伴。他被關在自己、時效、犯罪和謊言裡面。書裡面也提到,他的生活很無趣。難怪這樣的人做詐欺或是駭客都會成功...心無旁鶩啊他,

用這種精神考公務人員搞不好都拼上了。這也難怪他在第四集裡看到雪穗的背叛會那麼火大。為了雪穗,亮司已經一無所有了,而他剛剛開始體察這句話在接下來的十幾年裡所將帶給他的痛苦和孤單。(然後柏原崇還是那麼帥啊,如果是他演的一成,假設我是亮司的話我可能會輸得心甘情願啊...T.T)

 

所以兩人都是寂寞的吧。這也是為什麼會想把心情po在圖書館的BBS上面。圖書館阿姨不知道他們的事情,卻是世界上應該是唯一一個同時認識兩人的人。所以在潛意識想要reach out。向網路上看不見的假想對象求助。

 

可能也會有人想問:為什麼不逃到國外去呢?我想這個原比較簡單,好像是是因為法律時效吧,在國外是不列入計算的。

 

 

另外,之前提到讀者也很可能產生的疑問:為什麼不安安靜靜度過追訴期就好,為什麼要繼續犯罪下去?電視劇一個個很用心地,補完留白處的動機

 

當初看書的時候,由於敘事的視點完全是旁觀者:老警察、偵探今枝、一成等,所以對於亮司和雪穗的罪行,是結果論的,也就是:這些罪行都是兩人合力犯下的,然後,從中牟取好處或利益。

 

電視劇揭露了另一種對於共犯如何解釋的可能性。

 

兩人是交互犯罪的,不是完全地合作,相互猜忌、懷疑,卻相愛著。同步率其實偏低。殺害松浦是亮司獨自的主意,為了雪穗當年的把柄還在他手上。

 

而為了回應這樣的舉動,雪穗才決定嫁給有錢人高宮誠。這是一個動態的過程,兩人的下一步罪行就是為了要回應對方上一次所付出的罪行和犧牲。

 

所以越陷越深。我覺得這是改編者很聰明的做法。想盡辦法去解答,為什麼在書中的兩人一股勁的犯下一個又一個罪行。答案不全然是外部的:比方說單純的貪取利益,甚麼的。也不全然的歸咎於兩人悲慘的童年,然後投射到其他無辜的人(像是江利子、藤村就是這樣子的原因吧),而有一部分的罪行(就是兩人為何共謀竊取企業機密、使用駭客手段)則是一種動態的、內在的必然,是對於彼此感情的投名狀。是來自於這些行為所衍伸的動機。

 

我覺得,改編者在二次創作時,相當的重心是放在,如何對讀者閱讀時想要提出的可能疑問,進行解答。

 

而關於這部分,我覺得非常非常的合理。

 

---

同時,電視劇用一集的長度讓雪穗大學畢業,然後馬上就要結婚了。雖然稍嫌太趕,但是原著這邊是稍嫌無聊的。

 

之前看書的時候,還有個疑問,為什麼高宮明明有了校花級的老婆,卻還是會喜歡上一個長的普普通通的派遣OL

 

但是在短短的第七集裡面,雪穗和高宮的互動裡,其實觀眾是看得出高宮和雪穗相處時的不自在的。連她的養母都察覺得出,雪穗並不是心甘情願想嫁給這個人。只是為了錢和地位。這點養母可能看不出。但是高宮和一個一直在演戲的人交往,一個看不出哪裡不誠懇但總之有點小小怪怪的地方的人,這也難怪他會隱隱覺得壓力很大。高官當初和她搭訕也只是為了她的美貌而已。他對她其實完全不了解。

 

這,我覺得是很可以做為很多人的參考。

 

 

添加和刪減的情節

 

之前提到,松浦是亮司為什麼會經營高中生賣春的原因。他也總算被殺了。因為是大牌演員的原因吧,原著裡輕描淡寫的死亡,被加了很多很多的戲分。我倒是覺得沒有甚麼必要,為了一個大物演員添加了情節,然後再添加更多的情節,目的就為了之前添加的情節解套。

 

松浦得知那些過去,在書中並不是如此。松浦應該不知道亮司殺了爸爸,或者說,這又是東野圭悟沒有提到的留白暗場。書裡面只有提到,亮司老爸的戀童癖,對於松浦和他媽媽等人,是半公開的秘密。原著裡松浦應該只是因此要脅亮司,因為一個戀童癖的死者的死亡太可以連結到他生前獸行的受害者身上了。光是這個秘密就讓書裡的老警察在最後恍然大悟了。

 

其實不用讓松浦知道亮司殺人的秘密,更不用再多浪費時間問好幾個人,才得知松浦的過去也和亮司一樣,刺殺了自己的家人。

 

這是我認為多餘的部分,當然一個大牌演員的加入對劇組、對收視率,當然是加分的,這是劇組的考量。

 

 

 

 

在第八集裡,進展到雪穗設計和高宮的離婚。從這邊開始都還算是忠實於原著。但接下來的雪穗,沒有再婚嫁給一成的堂哥,篠塚康晴的部分在電視裡被刪減了。這樣的作法算是維持了雪穗的初始目的,也就是以販賣自己的手段和人結婚,賺夠了就離婚。也不需要再結一次了,因為目的已經達到。算是維持了純愛的宣稱。

 

(或者真的是這樣嗎?觀眾看到這裡是不是也和亮司不斷捫心自問的那樣:我是不是被騙了呢?)

 

不過,這樣接下去就會很怪,因為原著裡面雪穗嫁給篠塚製藥的董事康晴和亮司這邊,去誘惑某大學附設醫院的藥劑師典子是一整套的計畫,目的是要從她那裏獲得進入電腦平台的許可。在原著裡,氰酸鉀的取得是亮司和典子已經同居之後才想到的殺人手法,並非預先計劃好的。

 

但是,如果改掉這個再婚的話,亮司不就變得多此一舉了嗎?

 

而篠崎一成也會失去了去找偵探調查的動機,起碼是一大部分。因為堂哥和雪穗的再婚直接影響了一成的生活,堂哥也命令他回大阪去幫忙雪穗媽媽的葬禮。改掉這段,不就變成一成一直對江利子的事件耿耿於懷而已嗎?不過,在前幾集江利子的事件剛發生的時候,一成的眼神就很明顯的對雪穗有所提防。

 

(這集的最後,柏原崇演的一成總算去找金八老師演的老警察了兩個很好的演員。很近的特寫,具有張力的對話,傳遞很有力訊息的眼神,兩人都是很會演。)

 

 

這個改動,可能會令典子對於亮司有著不同於原著的意義。就實際上而言,亮司很可能只是為了獲得氫酸鉀才接近典子的。但是,隨著交往日久,典子變成了亮司自己在不經意發現的,一個在某種層次上也和他很接近的靈魂。

 

 

--

 

還有,我還是想要問:Why the fuck does she want so much money for? 這真的是很難解釋,在日劇的最後一集裡,雪穗也在鏡子前坦承:她的野望,一直驅使著亮司為非作歹,而偏離了他們兩人本來想要的,單純的幸福。只能說雪穗是個很複雜的人,她的心是扭曲的。而對於我們這些扭曲的不算太嚴重的一般人來說,可能無法體會,她複雜的行為裡面潛藏著的動機其實再簡單不過了。

 

還有一點,是日劇版很明顯的,讓雪穗對於篠塚的感情只是曇華一現。事實上在嫁給高宮之後就感覺不太出來了,在第十集一成在雪穗睡著時的獨白,還有他契而不捨的請老警察追查,除了是為了當年江利子的不甘心外,反而讓人覺得,應該是他還對雪穗有好感。這點到最後一集他去把剪紙的背面翻開,勸雪穗自首,都可見端倪。而雪穗反而對於亮司很忠實,也應該是想要在這間店開幕之後,兩人手牽手一起去自首的。這是日劇維持了兩人感情的純粹,或者說,兩人的感情在經歷了非一般情侶能體會的考驗後,仍然忠實於彼此。

 

 

我想,看到第十集左右,觀眾很有可能是同情兩人的居多。這也是編劇的目的,為兩人罪惡的一生添增原因,使其合理化。那麼,是不是也讓觀眾忘記了,他們的行為終歸是錯誤的呢?

 

電視裡的圖書館阿姨,在第十集裡就哭著和老警察說:都是他們父母親的不好。都是我不好,他們明明向我一再地發出信號了。我卻幫不了他們,任她們一錯再錯。我想她說的話,很可能也是觀眾感覺的。

 

幸好。

 

老警察的眼睛還是清醒的,雖然,在查案的十數年裡,最了解他們兩人的,也只能是他了,

 

他是這麼說的:懂得去殺人的人,就不可能不懂得去自首。可以去欺騙算計別人,就不可能不會考慮他人的人生價值。

 

這是看到現在,我老早就想要罵這兩位的話,卻沒法講的像他那麼好。

 

如果真有誰要被譴責的話,應該是我。老警察說道,沒能及早逮捕他們,讓他們一錯再錯。

 

所以我覺得在第十集的安排非常好,其實就是再多剪了一個回顧篇,回顧前九集的畫面,就技術上而言就是拖台錢──這是這部戲很可能為人詬病的少數缺點之一,一直重播回想畫面,明明福田麻由子才演一集而已,但他的戲分卻被重播了3個多月──可是,在第十集裡利用筆記本的記載,交錯著武田鐵矢向圖書館阿姨的敘述(這些敘述實際上在原著是向篠塚一成說的,但在電視劇裡他和兩人的羈絆遠不如圖書館阿姨,還是她比較適合當一個能夠為兩人流淚、悲傷的聽眾)。而筆記本的存在,也正好呼應了之前亮司騙典子,小說的結尾,那個幽靈般的男人要殺一個惟一看得見他的人,而在典子建議下,亮司發現了其實對於自己躲躲藏藏的一輩子來說,一個看的見他們犯罪軌跡的人,其實也了解了他們的悲傷、他們的孤獨。於是他後悔了,反倒讓自己中了毒。原著中占據短短篇幅的氫酸鉀殺人在電視劇裡卻沒成功,卻為亮司留下了一絲人性的軌跡。這是又一次編劇巧妙的改編。真的是心細如髮,又頗具創意的作法。

 

在最後的對峙鏡頭裡,老牌演員武田鐵矢獨白打進人心!這也是原著沒有的:先是按照年月精確細數亮司的罪刑,卻也沒漏掉,亮司雖然曾經攻擊他卻救他一命。於是亮司再一次的體會到;他罪惡的一生雖然見不得光,但是始終有一個人看見了。而這個人流淌著鮮血,並不責罵他,也不恨他,他只是平淡地提醒亮司,他生了一個兒子,而他該怎麼跟他兒子說這個老爸呢?金八繼續說:他會說,這個老爸,是一個為了另一個人的幸福,傻傻的拼死命去實現的人,這就是你體內流著的你老爸的血。

 

於是亮司也和觀眾一起潰堤了。

 

最後,他反而哭著向亮司道歉,為了他沒能及早逮捕他而道歉,致使他一錯再錯。沒看過刑警這樣抓犯人的,用自己的靈魂向對方擁抱。

 

而最後的結尾,也不像是原作的結尾,雪穗冷冷的說了一句,我根本不認識他,就頭也不回地走掉了。果然電視的雪穗和書裡的是兩個人,亮司死後,雪穗也變成了行屍走肉般,了無生趣,卻又堅持把店經營下去,結果就是破產倒閉。最後,亮司的遺腹子,算是給這個比較善良一點的雪穗一個當年諾言的實現,手牽著他的手,而陽光燦爛的睜不開眼。

 

戲份平均,任用新人

還有一個很妙的發現:一般日劇通常來說,角色的重要性多半會按照演員的人氣來分配。主角通常是最具人氣的,配角稍差,更不重要的角色就給新人或是更沒名氣的演員。但是這部戲,可能是角色太多了吧,除了幾個主要角色以外,重要性也說不出孰輕孰重。所以,領銜主演的是2006年最紅的山田孝之和綾瀨遙,對上老牌大腕演員武田鐵矢-真的是很會演,一個眼神、一個充滿皺紋的笑容,你都知道他在想甚麼──還有算是過氣的柏原崇,還有演技派的渡部篤郎、八千草薰。可是其他的角色,像是雪穗的丈夫,朋友,亮司的媽媽,同居者典子,卻真是名不見經傳的演員們。其實按照原著戲份來講只有更重,在電視劇裡有所刪減,但呈現出來的戲份結果還是和前面的著名演員差不多──除了金八老師以外──我覺得這算是在日本戲劇裡滿難得的吧。不然像是雪穗的丈夫,朋友、典子這幾個基本上對於觀眾來說很新鮮的演員,是很難得會和這些大牌演員共演。

 

白夜行之後...

雖然還沒看這本書的姊妹作,幻夜。儘管東野圭悟堅持這兩本書不是在寫同一個人,我卻想要相信,時間線上吻合的續作,原作裡的雪穗化身成為新海美冬,繼續魅惑男人,但是心裡卻有一個永遠癒合不了的傷口,那是為了亮司留的位置,沒有人可以取代。

 

我想我暫時不會想要看幻夜,書也好,電視劇也好。

 

因為太累了,實在。

 

, , , , ,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