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了幾個節目。

 

密室遊戲的”Dero”,和全員密告中全員逃走中 

都是一些在我看來陌生的節目,也都是遊戲風格的節目。

 

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嶄新的風格。

 51pO4ZTXZZL.jpg  

當然和康熙來了或是男女糾察隊那樣的談話性節目風格迥異,節目的重點並不在於藝人們窮極無聊的私生活。

 

我很高興的發現,觀眾們也開始不買這些帳了。 

我想,這對做節目的製作團隊來說,則代表節目的製作變得更吃力,得絞盡腦汁、花盡預算,才能締造收視率。

 

其實這樣大型的遊戲節目,早已有之。我記得北野武很早以前就做過大型的室外闖關節目。我還記得小時候有租過盜版的錄影帶。

M03830869-01.jpg  

(查了一下應該是上面這個節目:"痛快なりゆき番組 風雲!たけし城",很可能當年的百戰百勝就是參考這個闖關型遊戲節目,我找不到節目畫面的清楚截圖,上圖是後來發售的DVDbox封面,很有可能在光華商場或是台北車站地下街找得到!)

小時候的star world也有播放水晶迷宮。我想有看過的人應該都還記得光頭主持人:請工作人員打開風扇!然後讓闖關的民眾在大型的水晶裡面搶著漫天飛舞的假鈔票。

splash%20screen%20300x400.png  

(令人懷念,對吧?)

還有大概是國中的時候,應該是JetTV吧,有轉播大東京友好樂園,也是益智遊戲節目的概念。

atr_pic_wall.jpg 

(這是印象中每次的第一關,穿著魔鬼氈的衣服去撞牆壁...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很好看、很好笑...)

4637bc15.jpg  

(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每次都會跟著喊"pajero" "pajero" 可是我永遠都只看到他們射中棕刷...後來查到發現這個節目居然一直到今年三月都還有在做啊...真想不到,我的記憶還停在國中...)

當然,怎麼能夠忘記小內小南的火焰挑戰者。

 09112321.jpg  

(找不太到當年節目的照片...或者是一看到就叫人懷念的電流急急棒...)

0.jpg  

(這一張不是很清楚...不過這個角度讓我們想起飯島愛和久本雅美挑戰的養眼風光...我本來是想找一張電流急急棒的全景...但是找來找去找不到...)

(剛剛上面幾行打到懷念兩個字...愣了一下,第一個反應是,也才過沒幾年我也太誇張地使用這個字眼了,就像是忘記在哪邊聽到快速爆

紅並且快速過氣但始終掙扎著的小島義雄被小學生說好懷念啊。我以為我只是錯用這個字眼了。

但後來算算我第一次看到這個節目應該是小學、國中的時候,也就是16年前的事情了...小郭襄都可以變身小正妹了...所以我當然有理由可以感傷一下年華老去...)

只不過,可能是景氣不好或是觀眾口味有變,忽然這些好看的遊戲節目都不再盛行了,取而代之的是真人實境節目,所謂的documentary,像是戀愛巴士或是搶救貧窮大作戰那樣,拿著攝影機一直跟拍,記錄。

ainori.bmp  

(據說是來台灣的時候被拍下來的...其實我從來沒有很喜歡這個節目啊...對我來說太刺眼啦...)

 5544.jpg  

然後,又慢慢演變成像是London Heart那樣,一群藝人坐在那邊耍嘴皮子的節目。當然,我所謂的轉變單指台灣地區的日綜而言,並不能涵蓋其他地區,當然更不能代表了日本。

 london_hearts.jpg  

而我也只想討論日綜,因為,身為一個堪稱忠實的觀眾,這些在台灣播放的日本綜藝節目對我的影響,在某種程度而言,是很深遠的。

 

起碼在某一段期間內,我是認真地被娛樂著了,並且,認識了其中出現的好多藝人,深刻的喜歡他們的搞笑和創意,甚至有板有眼的模仿,試圖重現。

 

我想當年很多的大學生也是這樣的,在韓流尚未大舉入侵的時候,日綜很可能是大多數的我們──其中的更大多數可能英語沒有好到可以喜歡上一些美國的節目像是誰是接班人或酷男的異想世界,儘管字幕總是出現──娛樂自己、並藉之娛樂他人的創意來源。

 

但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日綜對我來說,開始不再如同以往一樣了。應該說,開始有了別的意義,但是好是壞,我無法確定。

 

我覺得是從男女糾察隊獨佔台灣日綜的龍頭之後開始。儘管在此節目風行的同時,也有其他不同類型的節目像是來去鄉下住一晚 41V2TDPRV6L__SL500_AA300_.jpg  

或者"全能住宅改造王"等節目同時在不同台,或者不同時段播放。

20110105_1684522.jpg  

但是,我好像也只看男女糾察隊了,其中的原因之一,當然是因為節目本身很好笑。

這也是一個買不起自己房子的學生或是不想住在鄉下的城市病患者會想看綜藝節目的自然誘因。

再更一個原因是因為,當時的我不再有像是大學時的空閒了,我能夠收看的節目有限。

 

然後。

 

我就離開了。到了一個基本上沒有日綜的世界。

 

當然不是沒有管道,管道只會越來越暢通,端看你有沒有心去找。

 

但是,光是環境的改變就彷彿會讓人忘記以往沉迷的事物。原因也簡單,因為有新的事物值得讓你沉迷。

又或者-我希望我可以這麼說──我已經慢慢變得不容易沉迷甚麼了,因為年紀。

因為空閒的時間,在今年的七月之前,一直都不算太多。

 

但是,我總是重新撿起來看了。

 

也這才發現,短短快兩年的時間,台灣播放的日綜已經轉變的讓我完全無法想像了。而我喜歡這個轉變。

 

似乎,轉為大型而精緻的室(內)外遊戲風了。 

而這些遊戲,基本上,規則是相當簡單的,但製作單位玩出了新天地。

 

那是一整片的潘朵拉星球啊。 

  

以我今天看的幾個節目為例:我覺得其中最好看的是chronos全員逃走中

 

我看的是第十四回的王國逃走中。

 

必須承認這是一個相當高預算的節目,但我認為每一分錢都花得好值得。 

節目的架構是這樣的:

 

有十九個藝人,在一個大型的遊樂園裡面,玩鬼抓人的遊戲。

 cut3.jpg  

一句說完,就這麼簡單。

 

但過程,豈止如此。恰恰相反。

 

首先,節目設定了一個虛構的王國,裡面有國王、有大臣、士兵、商人、平民等。

cut.jpg  

 

在節目裡面安插這種劇情設定,其實並不讓人陌生,也不該叫我驚奇。早在小內小南的火焰挑戰者,每一個挑戰企畫裡面,比如說百萬超人或是小學生試膽,都會有一些說起來無聊,看起來也假假的劇情設定,比方說小內扮演委託挑戰者的博士或各種角色比方說百萬超人之類的,對小內而言反正就是他自己所謂的"短劇體型",演甚麼像甚麼,這也是他的長處,活脫脫一個九十年代的陳漢典。當然,成功了一百倍也不止。

 img20080524_p.jpg  

(當年把關各個挑戰的百萬超人...射飛鏢、跳傘、開車...無所不能...當然每一關都是不同的佼佼者去扮演的...)

但總之,這樣的設定,在當時的節目裡是一眼可以看穿的,而也一定沒有太大的實質意義,就是那樣假假的,像是一戳就穿的便宜佈景那樣,因為這樣才好笑嘛。

 

我一開始也以為是這樣。以為全員逃走中的劇情設定,就像是以前嵐主持的USO JAPAN那樣,請來很糟糕的外國演員來演一些拖台錢  的驚悚懸疑國外案件。

 usojapan.bmp  

(在這裡我就不附上當年那些影片的畫面了,當然...可不是因為找不到啊...)

總之就是很明顯的西方主義式的,"只要是外國人就好",那樣粗製濫造的短劇。

 

但我很快的發現我錯了。

 

這個設定,其實超乎我的想像。

 

光看臨時演員的數目就可以知道,這樣的設定,絕對不是像男女糾察隊一樣,開一個很燒錢的玩笑就算了。

 

應該說,這個設定,雖然從來也不是整個遊戲的主體,卻像是不可或缺的調味料,帶出整個節目的醍醐味。

 

但這應該是我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大型戶外遊戲節目,竟然可以推展出一整個完整的故事。

 

這在台灣人的眼裡應該是滿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所指的故事,不是所謂的"台本",像是戀愛巴士或是一些談話性節目被人家踢爆的那樣,有事先"re"好的橋段。

而是,很明顯是一個架空的,一個虛假的環境架構。

這很可能只有習慣於大量虛擬文本(漫畫、卡通、小說)的日本人,才能夠不覺得突兀,而玩家、觀眾也能夠自在的進出,並且在明確地分辨節目和遊戲之間的界線之餘,享受這樣的反差,甚至忘記這樣的設定,身歷其境地沉浸在遊戲(節目)之中。

(這樣的設定,可能在台灣就不太行得通,沒辦法,台灣人還沒有建立起這種對於虛擬文本的默契,但是可能也快了...你看我們的cosplay會場,已經是人山人海啦...)

整個鬼抓人遊戲的,在節目裡面被稱做獵人。穿得像是MIB一樣。在遊戲的場景裡面四處巡邏奔走。

 9_16.jpg  

製作人很聰明的做法則是,他為了這個本來自由度很高,但沒甚麼內容的簡單體力遊戲,添加了太多的新的元素。

 

利用手機,這個遊戲得以把場景擴大到一整個遊樂園。因為誰被抓、在哪裡、何時被抓等資訊,並不需要親眼目睹了,而得以即時地用簡訊傳遞給每一個人。

 

這是何等奢侈的鬼抓人啊。

 

更甚者,製作團隊更進一步利用了這個資訊平台,建構了一個看似無用的劇情背景設定,進而達到賦與玩家任務的目的。

而讓玩家去完成任務的真正目的,其實又只是很單純的要限制玩家只能待在某個場域,或是必須走上某條路徑、前往某個場所罷了。

 這也是為了能夠拍到緊張畫面而刻意為之的手段。

但是,透過預算的許可,以及製作團隊的創意。就把上述的目的,

利用大量的臨時演員和整個不倫不類的歐式建築,給繪聲繪影的實現了。

 

當然,我相信,背後一定有相當程度的剪接,才會帶給觀眾那麼緊湊的感受。

 

同時,我也相信,這個遊戲本身,也帶有相當程度的真實性,所謂真實,則專指玩家、和獵人的動態,

因為真實遠比做假要有趣,也要來得簡單。或者說,做假的部分,很可能只是把許多不必要的鏡頭給捨棄掉了。

 

由於這個遊戲是有賞金的,而賞金也並非像是火焰挑戰者那樣,就是告訴你100萬元等在終點,雖然,總賞金也差不多就是這個數字。

 

但是,到最後得到多少的數字是可以由玩家自己的決定掌控的。隨著時間倒數,每一秒,獎金就增加兩百元,到最後的時限,會得到108萬元。當然,被抓到就沒了。玩家可以隨時決定用發給每個人的銅幣來自首,以換取和所剩時間等值的獎金。

而玩家就算不屑這100多萬--畢竟許多藝人一次的廣告收入都不止這個數字十倍,待得越久不被抓到,也就代表有更多鏡頭和畫面,對於曝光率大小很在乎的藝人,這是很重要的因素。

所以,可以這麼說,玩家是有一定的誘因去認真的不讓獵人抓到的。

 

 

玩家的任務則十分多樣,目的也不一。

 

透過一個個任務的宣布,玩家參與了這個王國的興衰。例如:

-          幫國王把很重的稅金袋發給叛變的農民。成功的話,封閉的區域會打開,躲的地方也就變多了。

 cut2.jpg  

 

-          用銅幣、銀幣、和金幣去把三個還沒打開籠子鎖起來,裡面裝著三名獵人。銀幣需要兩枚銅幣,金幣需要三枚,則代表了玩家必須思考是否應該犧牲自己自首的權利,甚至說服其他人和你合作,與持有銀、金幣的村民交換。

cut10.jpg  

cut4.jpg   

 

-          用銅幣購買市集裡面的藥草,再把藥草拿給生病的公主吃,才能打開倉庫,阻止一個賞金単価減額装置,不讓獎金被打折。

cut7.jpg  

cut6.jpg  

 

cut5.jpg  

 

-          由於海盜和大臣勾結,大舉入侵的結果,他們將打開寶庫,放出裡面55位獵人。而在特定的時間裡,玩家必須通過一個限時一分鐘的吊橋,才能逃走。

cut9.jpg  

 

cut8.jpg  

 

-          去武器庫拿冷凍槍,一把槍可以把一個獵人冰凍(其實就是乾冰)

 cut11.jpg   

 

-          最後,要把宮殿裡面逆轉的沙漏給顛倒回正常,不然時間不會減少反而增加,獎金也跟著逆向縮水。

 cut12.jpg  

如上所說,遊戲的目的就是要讓玩家跑到特定的地方,走特定的路線。如此而已。

 

而透過一個個任務的完成與否,這個設定的劇情一段段的被揭開。雖然簡單,但真的會讓觀眾有種,啊,好像是RPG一樣的感覺。

於是,因為獎金而努力不被抓到,因為獵人給予的壓迫感而不想被抓到,很容易就給予觀眾(而不是玩家)一種很盛大、很真實的感受。像是跑進了電玩遊戲裡面一樣。不,應該這麼說,這真的就是一個很嚴謹的,全部的人都很認真在玩的遊戲。

起碼對於忘了攝影、燈光、收音的工作人員的,位於螢幕另外一邊的觀眾來說,的確是如此的。

而前面提到的那種,刻意不擬真的幽默也當然健在。一方面也是因為這畢竟還是一個綜藝節目,再怎麼擬真,講的也還是日文,身處的地方也還是日本的某遊樂園,他仍然是個遊戲。

 

另外,王國裡面有不少角色,根本就是藝人,像是我看的這集裡邪惡的大臣就是小島義雄,他穿衣服的還真是令人不習慣,

但是我覺得他演得滿好的,哈哈。眼神滿陰險的。

 小島義雄.jpg  

(看到沒有!!我覺得他真的滿適合演戲的,有眼神、聲音的感情也算豐富,絕對不只是一個裸體為賣點的藝人,很有內涵,其實也很聰明...他其實可以嘗試雨後敢死隊的宮迫、或是竹山的演員路線...多演一點配角...33分偵探裡面那種不太算,還只是消費他的好笑...)

 

而參加的玩家是藝人,這是無可厚非的。

我從以前就一直在想,到底這些上節目的各行各業的人(原職棒選手、大胃王、漫畫家、模特兒、偶像、演員、搞笑藝人)

到底為什麼要上節目談自己私底下的隱私。這件事情的趣味到底在哪裡。

 

但這個遊戲讓我忽然想到。

 

就像是相聲和日本的漫才,一定要有一個捧哏,或者所謂的ツッコミ,他們其實主要不負責講笑話,

但卻很關鍵、很重要,他們就像是舞台上的觀眾,扮演著聽眾的角色,

反應著觀眾可能在心裡聽到逗哏或ボケ剛剛講的笑點可能有的回應,或者,提醒著觀眾,

這個笑點好笑的地方在哪,應該是要這麼想才會好笑。近一步講,也就很類似狂言回し的功能,扮演著觀眾和情節的橋梁。

 

而這個節目裡的藝人,做為大家所熟知的公眾人物,透過參與這個遊戲,也像是提供一個"位置"讓觀眾帶入自身,

這點也從攝影機的視角,詳實到近乎透明的記錄著玩家,可以了解,這樣的代入也一定是製作單位期待的。

---

 

總之,這只是我看的第一集而已,我卻已經感受到這個節目的用心和精彩之處。

 

當然,我在看的時候,我也暗暗希望,玩家可以有更跳脫的方法,在遊戲規則的限制下,

卻可以利用手邊的道具和東西,去進行異想天開的破關方法。

我的腦筋並不是很聰明,但我在看的時候,我就在幻想:

啊,如果是我的話,我就會利用任務去騙其他人的銅幣,然後再想辦法把銅幣"賣"回去給想要自首的人。

 

一種看似違背遊戲設計者想法但能夠確實贏得遊戲的標準答案。

 

像是Liar game裡面的那樣。

 

不過,日本人總是那麼遵守規則吧,我想。

 

不太可能有我希望的形式出現。

  

 

至於台灣,說實話,我倒是滿樂見台灣人可以真的抄襲這種節目。 

當然這種想法頗具爭議性啦。只不過,我的想法是,買版權過來自己製作也好,或是改頭換面地避開了版權可能侵犯的部分也好。總之,可以重製這個概念,本身是一件好事。

 

前提是,抄要抄的巧妙。節目的品質和娛樂性要夠,收視率自然會來。

 

像我雖然沒看過幾集,但是徐乃麟和曾國城的那個節目其實玩的很多遊戲根本就是當初在校園瘋神榜,或是其他的日綜上看過的。

 prog.jpg  

  vvvv.jpg  

(根本就一模一樣啊...想必很多很多觀眾早就發現這點啦)

不過,我覺得那只是一個概念,也無謂侵權與否,重點是,如何巧妙地把日文的語言趣味,移植到台灣來,

用台灣的語言,製造類似的節奏,以及趣味性。

這是任何一個翻譯過任何語言或作品的人都得思考的一個問題:該怎麼樣用不同的語言、不同的聲韻,去重現原文本的意義?

尤其是笑聲,觀眾群來自另一個文化的時候,在轉化的過程中,笑聲是最即時也是最沒辦法用理性歸納出來的,

他是那樣地subtle,可是反應卻是一翻兩瞪眼,好笑就是好笑,不好笑就是很尷尬。

起碼,我認為,乃哥和城城哥玩的那些遊戲,算是成功的移植了。

 (捏黏土的那個除外,那個只是為了露乳溝而已,這我就沒看過其他日綜做過了)

 

而抄襲,只要成功,就算被原作者告侵權,觀眾一定還是買帳。比方說,高中時流行的你要去哪裡。

ggg.jpg  

(圖的清晰度很差,我不太會截圖...影片本身畫質也很差...不過當年真的很風靡啊...聽說某天龍國高中男女社團聯誼時也試著玩這個遊戲...因為很天真的相信節目是真的都沒有做假,這樣真的可以玩到終點....後來聽說有某一隊男女就這樣笨笨地玩到南部了...然後其中的女生還哭著打電話回家...)

(請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我還知道那一隊的帶頭的男生很努力的把身上的錢都給了那個女生,可是還是不夠錢回家....最後自己和友善的警察杯杯交涉的血淚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青春啊...)

其實就是當年校瘋V6玩的一個單元而已。

VVVVVV.jpg  

可是台灣的節目卻可以一趟旅行玩不完,分好幾次播。

還有憲哥的食字路口,

eat.jpg  

印象中也來自日本綜藝節目。

夜市的阿桑阿伯們反而很愛看,因為這是他們親近銀幕的機會,也更是宣傳店家的方式。

這個節目也同樣做了很久,很受歡迎。

 

反而是男女糾察隊的排名,我就覺得台灣幾個節目就抄得鳥鳥的,沒甚麼共鳴,也失去了趣味。

 

雖然談話性節目在台灣開得像是雨後春筍一樣,但也慢慢地,很多節目自動會被淘汰。一下子就收播了。這個現象在日本也很常見。

 

至於男女糾察隊為什麼可以做那麼久,雖然在很大一部分,它也應該歸類為談話性節目,但單就預算,和規模,和整人的手筆,這個節目光一個單元的企畫預算,很可能就打死台灣許多綜藝節目好幾十集的總預算了。

 5.jpg  

(據說這個為了整青木沙耶加的企畫花了八千萬日幣...這樣的數字,我想像中,如果被整的人是我,得知這樣的數字之後,只怕也會得出青木的結論:這個節目對於被整的人是有愛情的...還是怎樣的原句我不記得了...但大意是如此...)

如果台灣人要抄逃走中的話,我到是滿期待的。我覺得這個概念很可以被移植。但是,也有一個大問題,還是預算。這個遊戲,沒辦法很陽春的玩,或者說,就沒辦法玩得像是原版那樣好玩了。

 

我記得好像台灣的大學生吧,有在校園玩過類似的。

但我怎麼想都覺得應該不太好玩。因為整個節目好看的部分在於剪接之後的高潮起伏。要在沒有攝影機跟拍,沒有後制,甚至沒有觀眾的情況下,遊戲的趣味,僅僅對於玩家和獵人有意義吧。這很可能會像是哈利波特的戲迷們僅僅是為了過過魁地奇的乾癮,在草地上用大腿夾著掃把顢頇地跑來跑去自爽罷了。在預算、設備、後制,各方面都不如人的情況下,節目的娛樂性勢必大大的減少。

 (但是我剛剛看了一下youtube上的新聞,我發現他們後制真的滿用心的,這些大學生...真幸福啊...在總圖、草地上、電機系館後面那邊跑來跑去...當年我們怎麼都沒得玩啊...)

而如先前提到的,我覺得台灣的所謂藝人,雖然我認識的不多,喜歡的更少,卻很可以想像,如果整個節目移植到台灣來,由這些藝人擔任玩家(比方說浩角翔起啦、tomoro啦、小嫻、丫子、安心亞、nono或白雲之類的,)其實也是可以引起共鳴,也很有娛樂性。但前提是遊戲本身的製作用心,節目品質要有一定程度。

 

 ---

寫著寫著,我忽然發現,

電視在我的生活裡扮演著好重要的角色。因為,從我對於很多節目都如數家珍的了解看來,我花了很多很多的時間在電視上。我想,其他國家我不清楚,但是,台灣的我們,很可能就是這樣長大的。在家裡吃飯的時候,會配電視看。但那並不代表一家人是疏離的。你會和家人一起笑、一起罵,一邊吃飯,一邊用廣告傳單做成的紙盒子裝魚骨頭和瓜子殼。

於是我會陪著阿嬤一起看張菲的綜藝大哥大,聽奶奶說她又發現哪個魔術的破綻時,我會很高興地發現阿嬤還不算老得太快,

一邊暗自感謝菲哥。不知道為了甚麼。

在過年的時候就算是一邊打著從來也湊不起咖的衛生麻將,坐在客廳的茶几邊,我們還是會習慣打開電視,年復一年地收看菲哥或是憲哥選妃,收看傻女婿又來拜年這樣的爛梗。你其實不是真的在看,

 

你只是習慣那種溫度罷了。

 

 

家庭的溫度。

 

然後你發現,其實電視上的節目,新聞,日韓鄉土八點檔,卡通或政論、廣告或MV,他們都填滿著,是那樣地填滿著我們的日常生活,耳朵邊,眼眶看不見的餘光之中,聒噪,舞動,鮮活。

 

然後,總有一個片刻,你會站起身來,學著阿嬤的模樣,摸摸電視機上面的溫度,來判斷是否看了太多的電視,該休息了──如果你和我家一樣,還沒換平面電視的話。

 

你會走向已經睡著的阿嬤,親親她腮邊銀白柔順但稀疏的髮絲,一邊靜悄悄地把遙控器從她的指縫間緩緩拿走。

 

然後,

 

 

你關上電視。無聲無息。

 

, , , , , , , , , , ,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偶然看到你的部落格
    你寫得很棒很深刻!!
    我會繼續觀看的= )
    很懷念一些過往的青春
    (雖然目前才大三啦 哈哈)
  • 雪心道人
  • 痛哭
    在三年後的今天

    也就是樓主撰文時間來算的話
    莫名其妙的,小S、蔡康永的節目依然獨霸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