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看完蜘蛛人之後 對於超級英雄身上的反英雄性格之存在的可能性
開始有些聯想 而上兩篇的探討其實共同有著一系列性的主題:Hero is not a hero.
蜘蛛人和阿達 同樣能飛天 同樣對現實生活有所掙扎 妥協 放棄
但是態度卻是大不相同 前者的積極和勇氣除了歸咎於美式漫畫所習慣的正面意義外
也或者 隱含了平凡人們對於 未來美好結局的期盼和渴望
後者的阿達 卻代表了中國式的消極和隱士哲學 異於儒家濟世平天下的積極正面思想
一種 道家避秦式的隨和 妥協 和無為 阿達或許是一隱含此等意義的象徵性人物
                                                                               
而孫小六 則又不同了 他是完全的反英雄 甚至與韋小寶式的反英雄也大異其趣
---
孫小六是城邦暴力團的一個角色 嚴格說來 他甚至不是一個主角
城邦暴力團 一本算是相當典型的張大春式魔幻寫實 一如他其他的著作
時間上的順序是被打破的(這似乎是個有趣的問題 可能是我看的魔幻寫實還不夠多
馬奎斯的百年孤寂和馬康多系列基本上只有出現一點點這種時間順序的混亂
和敘事的破碎 常出現的反倒是某一事件的提前以成為倒敘式的開頭 
一代接一代倒也符合chrnological order 
伊莎貝拉阿言德的精靈之家雖然只有3代 印象中記得時間的順序
有略略的脫軌 情況類似馬奎斯 而包赫士先不提 他的短篇小說真的很短
鄉野傳奇式的寫法令我不耐 我還沒研究...)
(有機會再多研究魔幻寫實 的寫法...天啊 我真的很snobish)
好比張大春的其他著作"沒人寫信給上校" "野孩子" 時間順序被徹底打亂
預言=寓言? 令得整部嗆明是"魔幻寫實"的虛構小說看起來煞有其事 鬼影幢幢
他後來的聆聽父親Vol.1也是一樣的 把張家的族譜拆解 分析 帶入生命 他的 他父親的
他祖父曾祖父高祖父的 而時間順序是完全的打亂 看來卻異常的真實
                                                                               
好的 回到城邦 回到孫小六
                                                                               
基本上 城邦大可分為兩個部分 明顯的兩個敘事系統 這兩個敘事系統直到後來才於
故事的最後(第四冊)被合而為一 (也就是最後他抵達遊戲終點 台中六老的藏身陣中
唐僧取西經似的了解一切前因後果)這兩個敘事系統 在第一冊就成形 而如前所言
直到最後一冊收攏 隨著故事的年代的拉近 拼圖漸漸完成 第一個系統是以張大春本人
作為第一人稱 身為一活在民國67十年代的一混吃等死大學生所發生的奇幻歷險
抽絲剝繭 了解藏於歷史背後的醜惡 權謀和人性 以及那個被稱為武林的龐大系統
所包含的故事和人物們 他遇到很多人 與他們相處 對話 展開爭論 做愛 看輕或被看輕
而孫小六是其中的一個 是最不被重視 而或者 是最該被重視的一個人物
                                                                               
另一個部分敘述歷史 以全知觀點敘事 以武俠小說的筆法 語氣 描述張大春藉著所得到的
情報而了解的武林掌故 可以將這個部分視為 "書中的角色 張大春"所寫的城邦暴力團
而和讀者(意即我們)所讀的城邦暴力團有所區隔(卡爾維諾? 記得吧...我是這麼聯想的啦)
這個部分 除了讓我們看到張大春所建構的武林和KUSO武俠之外 也令故事後段的情節
增添了時代性和歷史深度 每一個角色的舉動 都可能有所呼應 而伏筆就是這些幾百年前
的掌故 到最後兩個敘事系統結合 故事於焉結束
                                                                               
廢話真多 正題該是孫小六 我所謂的反英雄 真正的反英雄
                                                                               
孫小六是北京飄花門的後代 早已式微的武林之中率先式微的武林門派之一
聽名字就知道 他起碼有五個哥哥或姊姊 在那個增產報國的年代
你如果不是特別優秀的話 最好就得特別可愛 可惜的是 單純的就身為小孩子而言
孫小六特別的地方只是 他特別的ㄋㄠ蛋 既然不特別優秀也不特別可愛(還特別ㄋㄠ!)的話
他在自己的家中也就特別的..."不特別了"  是個特別被忽略的么兒...
                                                                               
這是他 孫小六 起碼這是他所希望是的 但他不是
                                                                               
他從小就不斷的被綁架 被6個帶著面具的老榮民輪流綁架
                                                                               
這6個老傢伙來頭可大了 他們代表了那個曾經存在的武林的正義
他們的結義兄長 老漕幫的幫主萬硯方 遭人謀殺 而為了向邪惡的哥老會大魔頭
洪達展 以及漕幫的叛徒品才康才 還有萬老爺子的愛徒 萬熙報仇
孫小六接受了一連串的武功星象醫術.etc的訓練 填滿他將近一半的童年
他被期待能夠精通一切 得以報大仇 根據六老其中之一的 神算趙太初所參透的天機
孫小六就是 所謂的星主 天命將應在他的身上 他必須服從 完成他的使命
(這一段芭樂的敘述 實在十足十好萊烏電影preview的口白啊)
                                                                               
而他也不負所望 的確學會了一身高深武功 足以傲視天下
我們從張大春和他相處的敘述中可知道 他曾不只一次擊退哥老會的羽翼
他的內外功都極精深 星象卜筮醫術無一不精 出現在任一武俠小說中都會是個男主角的命
但他不是 仍舊一樣的驢蛋 ㄋㄠ炮 情感上極度封閉 自悲 個性不完整
                                                                               
身為一個失學少年 在現代的社會可說是全然的喪失競爭力
身上有驚人藝業 卻不運用它們 事實上 在故事中他的武功一次也沒用來捍衛正義
他的武術 只有在保護張大春的時候才有意義 (不過 仍然對邪惡的一方造成相當的威脅)
他的個性極度的自悲 認命 對於自己身為一自幼失學遭家人遺棄的悲哀驢蛋此一事實
有相當精確的體認 對於張大春則是崇拜而聽從 透露了對於知識分子的嚮往
張大春形容他的性格是老鼠 陰暗的活在狹小 安無天日 卻溫暖的自我空間裡
其實 如張大春在書的一開頭所描述的 書中的張大春其實也是這樣的一個性格
不過 面對邪惡的勢力和錯誤的歷史 張大春 在被捲入之後 所採取的態度則是較積極的
相對於孫小六 事實上 我個人認為 小六的個性是不完整的 他必須要和張大春在一起
其人生才有相當的意義 在故事中才有作用 性格才趨於完整
孫小六 和張大春 一武 一文 與僅存的武林邪惡勢力(或者挑明了說就是黑社會)
才能周旋 並且解開萬老爺子所留下的字謎 進而了解 拼圖完成後的歷史真相
                                                                               
在個性上 如之前所述 他是個全然的反英雄
他畏縮 不積極 頭腦反應不快 沒有主見 從未接受過任何意義上的肯定
對於張大春言聽計從 有著對於兄長和知識分子的崇拜 懼怕父親 和每一個
在父權社會中生長的小孩一樣 在故事中個性上可能沒有任何明顯的改變或進步
空有一身武功 卻沒有絲毫英雄作為 毫無氣概可言 不但不能稱之為英雄
他連身為人的基本自尊也被踐踏 被剝奪了 可能是從小經常被綁架的緣故
他的人際關係和社交能力也十分糟糕 價值觀也並不成熟 十分的幼稚
他不是英雄 根據武俠小說的定義 他不能夠是個英雄 也不太有資格去擁有這一身
天下無敵的武功 奇術 依他的個性 人格特質而言 他在武俠小說裡通常會被安排
店小二的角色 或是很樣衰很樣衰的雜魚角色 被主角試個兩招之後就下台領便當了
                                                                               
但偏偏就是他 擁有了可能是整部書中最高強的武功
張大春可能是像再把韋小寶的概念作更進一步 甚至兩步的延伸:
韋小寶沒有武功 性格憊懶低俗 全靠機變 克敵制勝
孫小六則是把那些 靈機應變的部分也拿走   令他在真正意義上成為一個驢且ㄋㄠ的遜炮
而在更進一步 令他擁有天下無敵的武功 使得武俠小說的英雄 需要再一次的定義
                                                                               
他當然不是英雄 他沒有那些英雄性格和氣度
他也可以是英雄 因為是他完成(或協助)故事裡的使命
                                                                               
不同於蜘蛛人 他並沒有除暴安良的主動決心 人不犯他他總也不犯人
對於是非善惡 他也沒有自己的價值觀或思考體系 他甚至對於性命的奪取不以為意
對於生活 他似乎除了安於陰暗和穩定 別無他求 他唯一將所學應用在日常生活的
是從魏三爺處學來的廚藝 他也沒有對於生命的熱情 缺少積極 不如蜘蛛人
不斷想嚐試讓自己的生活能夠改善 兼顧 孫小六不需要這些 他的世界沒有什麼兩難
他也不需要去維持任何尺度的平衡 阿達安於超脫 孫小六則各進一步 安於低下
阿達或是蜘蛛人並不低於社會上的多數人
(蜘蛛人的老闆總編則是他不得不低頭的對象之一 沒辦法啊 經濟來源...)
小六卻必須處於人際關係的低處 有一段描寫他被自己的父親責打 狠狠的
而他卻享受 如聆仙樂般的舒服 或者也代表了他對低下卑賤的習以為常?
孫小六 作為一個英雄 作為一擁有超特能力的人物 其性格卻是處於英雄的相反極端
而他的意義 則是必須與張大春作一結合 方能明白顯露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