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ptt金庸板問了一個問題,引起一點點迴響。

是關於笑傲江湖裡,幾個前後不一致的問題。

關於儀琳是不是在我們看不見的暗場裡和親生父親不戒和尚相認。

還有華山派的弟子們入門的時間問題。

其實我自己後來想了想,發現是可以自圓其說的,不能真的算是破綻。

但我也推測,這很可能是每天連載時,前後沒有完全考慮週延的後果,

而在改版時,要嘛金大師沒發現,要嘛他發現了,而他也覺得還是說得通,
不需要特別解釋。

有幾個網友認為我滿細心的,找出了連金庸大師可能都沒想到的問題。

我在此聲明。

我不是第一個發現這件事情的人。

可能只是第一個把這件事po在ptt金庸版的人。

但這些問題的確是我在最近一次重看時,忽然敲到我腦袋的。


而延續著這樣"找破綻"的精神,我忽然又想到一些問題。

又是關於勞德諾。

就是:他到底是甚麼時候偷到辟邪劍譜的?

或者更仔細一點的說:是甚麼時候偷到岳不群偽造的那本假劍譜?

其實金大師在當初寫笑傲江湖的時候,是很細心的對於時間有滿嚴謹的設定。

所以我們可以滿容易的判斷,某些事情事發生在甚麼時候,或者說,甚麼季節裡。


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先回顧,辟邪劍譜是甚麼時候被發現的?

當然是小林子和小師妹窗前月下,令狐沖在窗外妒恨交織,咬碎銀牙的那個晚上。

那時候,令狐沖已經從西湖梅莊脫困了,練成了有殘缺的吸星大法。

那是甚麼時候呢?

最容易辨認時間的敘述是在二十一章 囚居裡:

"......他氣憤漸平,日子也就容易過了些。黑獄中日夜不分,
自不知已被囚了多少日子,只覺過一天便熱一天,想來已到盛夏。"

我對於這個敘述印象很深,因為令狐沖就是因為太熱才會脫衣服睡在鐵板上,

才會發現鐵板上有刻字。

而根據下一章 脫困 裡面寫道:

"......那人(任我行)笑道:"令狐兄弟,委屈你在西湖底下的黑牢住了兩個多月,
我可抱歉得很哪。哈哈,哈哈!""

所以令狐沖從梅莊逃出來大概就是九月或十月,秋天了。


然後接下來印象中就沒有對時節有比較精確的描述了。

但我們可以假設,從杭州到福州,也就是從浙江省到隔壁的福建省,

大概也不需花到幾十天。 當然,途中有些波折如假扮吳天德、巧遇恆山派等事情。

但應該還是秋天。


而到了福建之後,令狐沖在某天白天路上遇見小師妹,

當天晚上就發生了小林子和小師妹一起在向陽巷老宅找劍譜的事件。

後來馬上就被白頭仙翁"卜沉","禿鷹"沙天江兩個嵩山派的癟十截胡,

血拼一場之後,多災多難的令狐沖又重傷了。但所幸搶回了寫著劍譜的袈裟。

而值得注意的事情是,

他倒地之前最後的記憶是黎明破曉了(因為他就是因為天亮才看得見對方的破綻而打贏)


而在同一天他被救醒。

"......令狐沖道:“我怎麼到了這裡?是師父、師娘救我回來的麼?岳夫人道:

“我今兒早晨到平之的向陽巷老宅去,在門外見你暈在地下。”"


如上所述,是在同一天發生的。


當然我們知道,這個時候真的劍譜(袈裟)已被師父給幹走了。
他當然沒有辦法在此同時偽造假劍譜,一般按常理想來。

然後呢,然後發生了甚麼事情呢?

嵩山派高克新等人興師問罪,令狐沖一一打發,並且恆山派又登門拜見。


此時必須注意!

勞德諾就是在這個時候被發現是之前偷走紫霞密笈、殺陸大有的真兇。

他也馬上"矮身疾沖,闖入了一條小胡同中,飛奔而去"

就脫離華山派部隊了喔?

那他是甚麼時候下手偷辟邪劍譜的呢?

這是我昨天一整天沒睡覺,搭夜班火車回家時百無聊賴想到的一個疑點。


但我馬上想到,這個答案其實滿簡單的。

答案就是,勞德諾不一定非得要在被揭穿之前才能偷東西。

他不一定要靠著假身分的隱匿來偷東西。

他也可以暗中埋伏在華山派眾人的附近,來偷東西的。

起碼,在同一天的晚上,我們知道,

令狐沖命恆山派眾人去白剝皮家"化富濟貧",稍後岳靈珊一人單騎來向他興師問罪。

順便告知他:勞德諾被殺了,八師弟英白羅也死了,小林子重傷昏迷。

而前二者的屍首都被剁的面目全非

"......岳靈珊道:“誰知道你心中打甚麼鬼主意了?哼,定然是八師哥見到你的惡行,你這才殺他滅口,還將他面目剁得稀爛,便如你對付二……勞德諾一般。"

 

在第三十六章 傷逝裡面,

勞德諾在馬車裡現出真面目並且解釋前因後果:

"......勞德諾道:“岳不群本來想在你身上再補一劍,可是我在暗中窺伺,
當下輕輕咳嗽了一聲。岳不群不敢逗留,立即回入屋中。
林兄弟,我這聲咳嗽,也可說是救了你的性命。""

就說明了,勞德諾儘管被揭穿之後,仍然有辦法潛伏在華山派四週的。

 

那麼,他又花了多久時間才偷到假劍譜?

這點,我們可以先從岳不群何時偽造好假劍譜來大概估算。

而這畢竟不是太困難的作業,他或者可以一邊練劍、一邊偽造,或是其他種方式。

 


他練好了不久,大概也就偽造好假劍譜了。

先確認一下他是甚麼時候練好了。
由於主角畢竟是令狐沖,所以很多事情我們身為讀者,只能從他的觀點去閱讀、經驗。

而文字以外的,配角們的行動則不為我們所見,這也就是所謂的暗場。

幾年前讀過的小說:穿越時空救簡愛,

085  

和藤田和日郎最新的連載漫畫:月光條例,

l_p1020231364  

都對這個現象做了很有趣的聯想和著墨。


雖然是暗場,但我們還是可以大致估算一下的。

我們後來知道,在少林寺,恆山派兩位師太定閒、定逸師太被高手殺死。

兇手是岳不群,此時他已經練成了劍譜。

時間是十二月十五日前後。

因為:

"......“老頭子道:“大夥兒定了十二月十五,同上少林寺去接聖姑出寺。"

還有在黃保坪的聚會裡:

"令狐沖提高嗓子說道:“眾位朋友,屈指算來,離十二月十五還有十七日,
大夥兒動身慢慢行去,到得嵩山,時候也差不多了”"


所以我們假設,令狐沖抵達少林寺大概就是十二月十五日前後。

而定閒師太也就是那個時候左右被殺死,
並且忍耐著不斷氣直到令狐沖來,好傳位給他。


綜合之前對於時間的估算,岳不群是在秋天時於福州得到劍譜。

而他在十二月十五日用辟邪劍法殺死兩位師太。

挺合理的,他有快三個月的時間,自宮、裝病、練劍、偽造劍譜。


那麼,勞德諾是甚麼時候偷的呢?又是在哪裡偷的呢?

第一我們必須知道,勞德諾偷的是複本。為什麼呢?

因為:a)他偷不到正本,而且很可能的是 b)他不知道正本長甚麼樣!

我們在書中找不到勞德諾和袈裟同時出現的敘述。

知道劍法寫在袈裟上的只有小林子、令狐沖、小師妹、還有岳不群夫婦。

已經伏誅的白頭仙翁"卜沉","禿鷹"沙天江雖然和他同門派,卻沒機會互通有無就死了。

而勞德諾是在當天就離開華山大隊了。

但是,當然,他可以在暗處埋伏偷聽到這個訊息。

為什麼這件事情重要? 因為如果是b) 的話,那麼他們對於辟邪劍譜的正偽性

或許就不會懷疑了,而也就因此順理成章的上了岳不群的當。


但想想,其實也可能是a),而原因是此時的正本已經被岳不群丟下天聲峽了!

勞德諾知道這件事情,而他也發現了岳不群另行抄錄的副本。

他不知道小林子有躲在窗外撿到袈裟的事情,小林子會劍法的事情

是要到他殺余滄海、誅青城派鬧到天下皆知之後,才廣為人所知。

所以,如果是這樣的話,勞德諾就是一直跟著華山部隊回到華山,

是在岳不群在少林寺殺了師太並在左冷禪面前演了一齣好戲之後,才在華山偷的。

時間則大概是一月吧。


值得注意的事情是,左冷禪這個時候應該還不會(假)辟邪劍法,

不然他很可能再對任我行的時候就用出來了。

這也是勞德諾於此時還沒偷到劍譜的一個狀況證據。


也就是說,讓我們試著還原一下讀者所看不見的暗場吧!

在秋天得到劍譜的岳不群,花了三個月的時間練成,並在十二月十五日殺了師太。

然後,回到華山,並且偽造好了劍譜,等待勞德諾的偷竊。

想到這裡,讓我不得不心驚膽顫一下。

由於這本書是我小的時候就開始看了,而時不時就會重看一次。

我已經看太多次了,很多應該去想一下的點我都麻痺似的習以為常了。


而讓我心驚膽顫的原因是,我從來沒有好好體會,岳不群的心機。


當所有人都以為勞德諾已經死掉的時候
(包括我在內,而且是每讀一遍,在讀到第三十六章 傷逝之前我都這麼以為,

並且當他從馬車裡面出來揭掉面罩時,我每次都會和小師妹一起驚訝一次。

你可以說我是一個記性很差的人,也可以說我是一個滿理想的讀者。)

(都說看戲的是傻子不是?)

只有岳不群一個人明明白白的知道,他沒有死。

而且在福建得到劍譜以後的三個月,他很可能都知道,

這傢伙一直在暗處埋伏著。 勞德諾就像是躲在暗處的蝙蝠俠一樣,

可惜岳不群也如同Bane一樣,非常清楚這個老小子躲在哪裡。

不然,他為什麼要偽造一本書,好讓一個明明已經死掉的人偷走呢?


而讓我更驚訝的是接下來的一個聯想。

關於勞德諾偷走的另外一本書。

紫霞秘笈。

說實話,這本書在笑傲江湖的世界裡,實在不是很重要。

雖然說"華山九功,第一紫霞"

但是岳不群並沒有因為練成此功就成為天下第一。
而實際上,我們也只能觀察到,這個內功的較具體的好處,
似乎只是讓修練者耳聰目明而已。


我記得看過一個說法,說本來金庸的設計是要讓紫霞密笈的失竊

成為一個滿重要的懸疑點的,但後來並沒有這麼實行,
所以中途大概第三本就發現兇手是誰了。

而讓懸疑的spotlight聚焦到了辟邪劍譜的身上。


而我的聯想是:如果連紫霞秘笈的失竊都是岳不群的陰謀之一呢?

先想想它失竊的過程吧。

第一個偷走的人其實是小師妹。

失竊的地點其實不在華山,是在離華山三十里外的白馬廟。

岳家大小姐從她爸爸的枕頭底下ㄎㄧㄤ出來的。


.......


真的嗎?

一個身負紫霞神功,可以聽見數丈之外的動靜的華山派掌門,

自己的女兒,一個武功始終算不上太厲害的小妹妹,偷走睡在自己頭底下的密笈?

 


那,然後呢?我們都知道後來小師妹把秘笈交給陸大有,令狐沖抵死不練,

反而點了陸大有的穴道,揚長而去。

之後他就遇到了田伯光和不戒和尚。被不戒和尚硬是傳功又加了兩道真氣。

然後才和岳不群和岳靈珊會合。

所以被點穴的陸大有和被丟在地上的紫霞秘笈就成了暗場。

我們可以推斷,勞德諾就是在上述這段時間內行竊的。

其過程很難推斷,但可以假設:

a) 他跟蹤岳靈珊,等到岳靈珊離開,大師兄也離開時,馬上幹掉陸大有。

但這又產生了疑點,岳不群身負紫霞神功,讓自己女兒偷走秘笈已經很扯,

還讓她和另外一個人同時脫離部隊掌握?


b) 岳不群等到岳靈珊又走了三十里的山路回到白馬廟之後,才發現,女兒把書幹走。

然後要女兒跟他一起去找大師兄把書拿回來,這個時候勞德諾才另行分頭出發,

走甚麼小路之類的捷徑搶先一步幹掉陸大有,A走秘笈。


至於我為什麼會這麼在意過程的原因是:

紫霞秘笈的失竊,會不會是岳不群的計畫?

也就是說,他的邪惡,雖然眾所皆知,但他的心計是否包括了這件事情?

我存疑的點就是因為,岳不群實在不太應該蒙昧於自已女兒的偷竊。

那是不是一種故意呢?他故意被偷走?

如果是,對他有甚麼好處?

我試著解釋:

事實上,如前所說,紫霞秘笈雖然不壞,但他用處不大。或者說,

他的邊際利益很小,對於岳不群來說,甚至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他已經練成了。

對於整個華山派來說,這本書的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他可能是一本古書,有紀念價值,但沒有辦法帶來甚麼實質的好處。

甚至連讓其他人練的可能性都很小:

唯一有天份和資歷可以練的大徒弟走上了劍宗的"歪路",

二徒弟是內奸(據勞德諾表示,原來岳不群早就知道但不揭穿)

三徒弟以下的人,也不用提了,華山沒一個能打的。

所以,這本書無法讓華山有任何程度的社會淨收益。


但是,它可以作為一個香餌。作為岳不群得到他更大目標的一個踏腳板。

甚麼目標呢?

當然是稱霸武林。

在本書裡,最為過癮的計謀運用,莫過於是岳不群對左冷禪的策略攻防。


他先是示弱。在少林寺故意震斷腿骨,讓左冷禪低估他的實力。

然後,他在利用他女兒發現的思過崖上的石壁劍法,出其不意地打敗泰山、衡山掌門。

(話說這是否是他女兒發現的,書中並沒有明確說明,而只是令狐沖一廂情願的推測,

而我們可以發現,其實令狐沖是個很有急智,但沒有甚麼智慧的人,
他的推測,常常出錯,梅莊是個很好的例子,他猜了好幾個答案,沒一個對的。)

(但這裡,我由於個人的情感因素,選擇相信他,讓他對一次吧)

而對於他的棄徒令狐沖,他選擇拉攏,他其實也知道,在五嶽劍派併派大會上,
令狐沖不會是他最棘手的敵人。

左冷禪才是。

他對於左先生,更是利害。

先是利用石壁上的劍法吸引他的目光。讓岳靈珊在面前施展了十七招。

但他其實早就有準備,這種招數,行不通的。但他到此刻為止,都成功的讓左冷禪相信,

岳不群就只是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偷學到一些五嶽劍派的失傳劍法就得意忘形的老小子,他的威脅,到此為止。

 

 

於是,他之前故意讓勞德諾偷去的假劍譜就發生了作用。

根據勞德諾的說法,假劍譜少的只是內功訣竅,但仍然有些巧妙的劍招變化。

所以乍見之下,左冷禪還是會修練,因為它是可以提升你本來的劍法的,

只是少了一些部分。就像是考試題目的解答,
可能少寫了50%的題目,但是剩下來的答案是對的,

可是你就是會比多寫了其他的人少拿分數。

岳不群就是故意留下了50%的"解答"給左,自己的答案則肯定會比較高分一點。

他讓左冷禪施展出新學的辟邪假劍,因為對於左來說,這還是一個稍微加了分的武功,比原本的武功要強上不少。

而他再趁此期待已久的良機施展他真的辟邪劍法,一把show hand,定輸贏。

 

他就像是一個魔術師,一再的用聲東擊西的方法來讓左冷禪轉移注意力,

而終於成功地在天下英雄眾目睽睽之下,擊敗左冷禪。

 

而我前面所說的,紫霞秘笈,是不是也可以在上述這個連環陰謀裡面,扮演一個腳色呢?

一種可能是:

他是故意讓左冷禪派來的徒弟偷走的。

原因就在於,這會讓左冷禪失去戒心,並且低估岳的實力。

更重要的,一個連紫霞秘笈都被偷走的人,憑甚麼辟邪劍譜勞德諾偷不走呢?

同樣的事情,作第二次,就順利成章了,也會讓左和勞忘記去判斷辟邪劍法的真實性。

這是魔術師常常使用的一個手法,

他會把一個動作重複的操作,而讓觀眾習以為常,使得在真正要偷樑換柱時,

觀眾忽略了一些破綻。


岳不群是不是就是這樣一個魔術師呢?

 

但我想了很久,在我搭的那班夜班火車快到站之前,

我發現我的想法不是很站的住腳。

原因在於:

紫霞秘笈被偷的時候,岳不群手上還沒拿到辟邪劍譜。

他甚至不知道有沒有這個劍譜的存在!

所以,要在這麼早的時候,一切都還不確定的時候就去把紫霞秘笈賭進去是有點誇張的。

雖然,這不是一本很有用的密笈,但把秘笈送給左派政營,
對於自己也算不上甚麼好處就是了。

他是一個壞人,但他不能夠未卜先知。

 


再一點,是我不認為岳不群是那麼樣天才的犯罪者。

其實全書裡面玩的權謀很精彩。但我們也可以發現一件事情,

就是書裡面幾乎沒有真正聰明的權謀者。

每個人的資訊都是有限的,每個人也多半受自己的情感、情緒影響決定。

所以,沒有那種小魚兒、或是黃蓉式的聰明人,

能夠算進一切機關。

當然,岳不群也不是這樣的人,不然,他一開始根本就不會把令狐沖逐出華山。

在神農廟令狐沖施展獨孤九劍之後,岳不群如果夠聰明的話,

他其實應該要把令狐沖留下來,這是一個太好用的棋子了。
可能的話,他根本不需要辟邪劍譜也可以一統江湖。

儘管當時的他,命在旦夕,但是,仍然還是有一定的利用價值的。

但他沒有,他後來甚至決定把他開除。

而冠冕堂皇的原因是因為結交奸邪。

我們或者必須承認,身為君子劍,他有不得不開除的輿論壓力。

但我們也可以觀察的到,面對他人直接的嘻笑怒罵,
他其實也有充耳不聞的金面罩鐵面皮。

只能說,他開除令狐沖的原因真的就是他的氣量狹小。

這點我們從他在神以及以後對令狐沖的態度就知道,

令狐沖劍法高強、任意自得,在五霸岡又鋒芒太露,削他面子,

這都在在成立了岳不群看他不爽的理由。

所以明知道這是一顆好棋子,他卻等到五嶽劍派併派大會時,

才打算和令狐沖暫時的結盟,而他對此子的恨意,始終未消。


這樣的情感因素,遮蔽他的犯罪智商。

事實上,他大可以用很多簡單的手段讓令狐沖重歸華山,

讓他為師父打天下(比方說,幹掉左冷禪、對付日月神教)

再把他毒死就好了。

(當然,我們也必須考慮,令狐沖身上有許多不確定的因素,他貪杯好酒,惹事闖禍。
岳不群可能替他擦屁股擦到很煩了......又不像其他徒弟那樣聽話...)

但他不願意忍。這是為什麼我認為他始終都不能算是一個算盡一切的天才犯罪者。

 


所以,我對於岳不群陰謀論,有如下的修正。

就是在他一系列的陰謀裡,加入不穩定的機率要素。

岳不群雖然不是天才的犯罪者,他也不能像是黃蓉、小魚兒那樣的幾乎料盡一切。

他當然更不能夠未卜先知,把已經在手上的紫霞秘笈故意被偷走,

而為了換取日後還不見得一定存在的辟邪劍譜。


但是他是一個很會利用機會的人。他無法通盤預測情勢。但他會針對每一個contigent 狀況,

盡量有一個計畫(當然,不見得是最棒的答案)。

他的運氣不見得是最好的,他一開始所擁有的要素稟賦當然更不是,除卻實力最雄厚的嵩山派來說,華山派的綜合實力,根據很多網友一再論證過了,甚至排不到第二名。

而華山派更面臨不只一次的危機。隨便一個甚麼人來很可能就可以直接把他滅派。華山劍宗兩次來踢館的時候岳不群都不一定打得贏。在神農廟裡,十五個蒙面的嵩山派也幾幾乎要把華山派滅門了。

那些都不是岳不群可以處理的危機。

所以或許可以說,強運也算是他成功的要素之一。

但是光有運氣是不夠的,你必須敏銳地判斷局勢,並且主動的去爭取獲勝的契機。

(在這個故事裡,辟邪劍譜就是關鍵的獲勝契機,他可以瞬間讓強弱逆轉。讓人越級打怪。)

 

所以他很主動的派勞德諾和自己的掌上明珠去福州。並且,在確定福州那邊真有辟邪劍譜的線索時

(令狐沖的遺言他其實大喇喇的站在旁邊聽得一清二楚)

他就毅然決然的要去福州了,但他為了掩人耳目,還先假裝要躲桃谷六仙而下山,並且惺惺作態、大義凜然地要去嵩山找左冷禪理論。

然後在危機莫名其妙地被解除(令狐沖學會獨孤九劍絕對不在他的計畫內)之後,還先去洛陽轉了一下,讓自己的女兒光明正大、眾目睽睽地準備嫁出去到林家。

 

這樣他們整隊華山大隊(其實也就是20幾人)去福州就不是那麼太不合理的事情了。

掩人耳目一向是他的慣技。

 

然後在主動爭取獲勝契機之後,面對一些決策性的關頭,岳不群永遠是很敢犧牲的。

他的徒弟、他的女兒、他的老婆。甚至,他的生殖器官。

(辟邪劍譜實際上是很象徵式的一個"舞台道具",它象徵了成就事業所必須付出的龐大犧牲)

一切都為了他的野心而犧牲了。

讓人想起了天龍八部裡,慕容復在和蘇星河下棋時,旁白給他的評語:勇於棄子。

這或許也是成大事者,頗有不能以常理度之的一個體現。

又或者,這只是這些心狠手辣的野心家,為自己找的藉口。

於是,我們對於岳不群的側寫,可以說稍微的立體了:

頗善於忍耐、隨時掩人耳目、等待並且把握機會、並且勇於犧牲的野心家。

 

 

我推測,紫霞秘笈被偷是真的,他沒有料到。但他早就知道勞德諾是臥底。

他雖然不喜歡大徒弟,可是他必定更不相信二徒弟。

試想,你家的東西忽然遭竊了,你難道不會懷疑一個
你一開始就知道他不是好人的傢伙嗎?

但他能忍,原因是因為他知道不忍就死定了。


他知道最重要的事情是,不可以在左冷禪面前太過利害,必須隱藏實力,

同時累積實力。

而左冷禪派來的內奸,他甚至不敢藉機拔掉,而讓他在自己身邊長達數年之久。

因為一旦動手,左冷禪就知道岳不群是個利害的腳色,就會用更大的心力、
更大的注意力在他身上。

反而,他留這個棋子在身邊,更可以釋放假情報回去給左。

而紫霞秘笈被偷,雖是意外之事,但也在情理之中。

他更利用這一點,去偽造了辟邪劍譜,
等待那個棲身在黑暗裡面的黑影伸出蒼老的枯爪來抓這個香餌。


他知道,黑影會來抓的,因為已經偷過一次了。

就像是當年萬獸山莊的人馬要抓九尾靈狐的道理是一樣的,

一次放一隻烤雞,讓他一天一天吃,最後上鉤。


故智總是能夠重施的。

 

---

所以總結上面,我們得到的結論是:

紫霞秘笈的失去不見的是一開始的計畫,但岳不群將計就計。利用了臨時發生的狀況,以及早先就留著的棋子(勞德諾)反將一軍,並且終於在辟邪劍譜的爭奪之中,脫穎而出,終將獲得併派的勝利,讓左冷禪把辛苦的努力,拱手讓人。

我們總算是看完了他的邪惡。

當然,與其說是邪惡,不如說是野心。

他所施行的罪行,其實都有一個最終的目的:一統江湖。

他不像是某些故事裡的天才犯罪者那樣,漫無目的的犯罪,他的罪惡源頭沒有那麼的後現代,為了犯罪而犯罪。

 

他就是老老實實地,為了成就其野心,而做任何必須做的事情。

 

所以,現在想來,任盈盈在三十六章裡被岳不群抓住時說的:

 

盈盈道:“你為了練辟邪劍法,自……自……自己攪得半死半活,早已如鬼怪一般。沖哥,你記得東方不敗麼?他們都是瘋子,你別當他們是常人。”

 

 旁白更加註:

 

"她知令狐沖始終敬愛師父,不願更增他心中難過,這番話又十分不便出口,是以數月來一直不提。但此刻事機緊迫
只好抖露出來,要令狐沖知道,眼前的人並不是甚麼武林中的宗師掌門,不過是個失卻常性的怪人,
與瘋子豈可講甚麼恩義交情?"

忘記是不是倪匡說的,說這是金庸在70年代寫就的時候,當時對於變性人/同性戀的普遍歧視所使然。
現在看來是滿不公平的。而事實上,儘管是在本作裡面,
辟邪劍法並不一定讓每個因此而(自宮)變性的練功者,"失卻常性。"

他們的性格都還滿始終如一的,他們的目的和動機也並不因為切掉小雞雞而有所改變。

林平之為的就是報仇,他切了之後,還是要報仇。
他本來不是一個心機深沉的人,是環境逼得他不得不城府深豁,
要記得,在第一章他可僅僅是一個英俊而有錢的貴公子,
連出門打包都不知道該怎麼打的富二代,
甚至有點天真、還會在酒店裡按照自己涉世未深的正義感
去救一個素昧平生、長的並不好看的女孩。

他的邪惡體現於他對自己妻子的心狠手辣,如此而已,
其他對甚麼青城派、木高峰的人,我都覺得他的手段很合理。
而他對自己妻子邪惡,也很大一部分是來自,
他至少在第三本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師傅其實是那麼的心狠手辣。
這個心狠手辣的人是為了劍譜才把女兒嫁給他的,
這樣的"政治婚姻",林平之當然會不爽,當然會懷疑,
這個女人是不是和她爸一樣抱持著甚麼目的下嫁,
對她的態度當然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他的邪惡,當然不該同情,但其背後,不是沒有道理的。

東方不敗更是,
他切雞雞之前反而是一個權謀武功都算得上頂尖的野心家。
反而是在切掉之後,才找出自己真正的性傾向,
並且領會了"天人化生"的道理,
隱居起來成為一個"賢良淑德"的"妻子"。
這麼看來,辟邪劍譜並不讓他本人變成一個更壞的野心家,
反到讓這個野心家並成一個被架空的傀儡,而他自己,甘之如飴。

那麼,岳不群呢?他的邪惡和"失卻常性"是不是來自辟邪劍譜?
當然也不是,他一開始就是這樣的人了,
我們前面寫的關於他心機和陰謀的描寫,絕大多數都是在他切雞雞之前的作為。

這和他變不變性實在關係不太大。
更何況,笑傲江湖裡,還有一個變性人,也算是一個滿壞的壞人,但實在讓人無法討厭他。
一個連續強暴犯,田伯光。但他的個性實在很難讓人真的討厭他。豪爽、講義氣。
當然強暴是絕對不正確的,他的雞雞被切掉,也的確應有此報。
但是他的精神層面卻並不因為雞雞不見而喪失他的樂觀。
他反而改過向善,
甚至在恆山派被岳不群關在沒有人知道的祕密所在時,
發揮其所長,救出恆山派弟子。
所以變性與否,實在不是失卻常性的指標。

那麼,話說回來,既然岳不群的邪惡來自他的野心,
那麼岳不群的野心又是來自哪裡呢?
值得注意的是,岳不群曾經提到,他是當年華山內鬨,
劍宗和氣宗在玉女峰上大比劍的倖存者。
試著想像,那是一場血肉模糊、不分青紅皂白的屠殺。
他那時可能才十幾歲不到,比英白羅差不多年紀。
在一堆屍體、肉塊中,血淋淋的醒來,
胸口的傷口血流不止。
這對於一般人的我們大概不容易想像,
但我們知道,有一部電視劇Dexter的主角就是這樣子,
身為一個屠殺的倖存者,恐怖的記憶銘印在腦海裡,後來自己也變成連續殺人魔。

岳不群應該還算是比較正常的。
然後,我們知道,氣宗是該次火拼的勝利者,
但人才也凋零殆盡。從令狐沖的回憶裡我們可以得知,
他的師傅其實接掌華山掌門的時間應該將近20年左右,
其實說長不長
(和我們知道其他門派的掌門人像是張三丰、白自在、
穆人清這種可算是終身職的程度來說),
說短也不短,但是承接下來的基業卻並不深厚。

他沒有任何氣宗的師兄弟(可能是被他下手除掉了?!)
劍宗的師兄弟當然不會來幫他。他有的只有老婆。
因為當初氣宗劍宗的兩位前輩名叫:岳肅、蔡子峰。
我們或許可以藉此推測,這位岳肅是不是就是岳不群一脈相承的長輩?
那麼,華山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出生開始就得肩負的擔子。
而他成為一派宗主之後,又孤立無援,
他們有的人力資源只有自己夫妻倆,
和一群小鬼頭(其中還有一個特別調皮卻肖想自己女兒的孩子王),
外加一個怎麼看怎麼詭異的老頭子來拜師。

只能說,他沒有瘋狂,算是很厲害了。

而這些環境因素,應該都能夠解釋他對野心和權力那樣幾近瘋狂的渴求。

真正想要錢想到發瘋的,常常都是相對出身貧窮的人們,
而這種瘋狂有的時候常能有效地推動他們向上不要命的爬。

岳不群是不是也是被類似的瘋狂推動他的野心呢?
身上背著一個"必須重振華山派聲威"的擔子,又缺乏實現的人力資源、
而他身為屠殺的倖存者,
更很可能是一個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我當然不是試圖合理化、同情一個野心家。
只是,他背後的心路歷程,是很有可能有其脈絡可循的。

當然,笑傲江湖其實或許不應該這麼閱讀的,
連作者都承認,這本書其實是一篇政治寓言,
書中人物的權謀攻防其實都可以對應到現實政壇上的政治角力。

我想我只是太著迷了。





 
 
 
 

 

, , ,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風清揚
  • 你都說了,嶽不群這傢伙機關算盡...難道那本紫霞秘笈不能是假的?
    一來可以借欲搶奪秘笈的勞德諾的手除掉自己不便下手的令狐沖和不怎麼重要的陸大有;
    二來,如果假的秘笈改得沒什麽了不起,就能讓左冷禪輕敵;亂寫一通嘛,還能讓左冷禪這個自以為是黃雀的老傢伙走火入魔...何樂而不為?
  • cirericire
  • 你好,感謝閱讀。
    一個小問題:
    岳不群應該那時候還沒真心要殺死令狐沖,他下決心要殺應該是五霸崗的時候(這是他自己和令狐沖曾經說過的,假設是正確的。)至於殺一個可有可無的陸大有(當然是對這個壞師傅而言,對我來說陸大有可是個太可愛的學弟了)應該也不太需要特別設計害他。也就是說,且不論被偷的那本紫霞秘笈是真是假,岳不群應該不會用這個方式去殺那兩個說實話重要性還不顯著的弟子,起碼其中一個學會了天下無敵的獨孤九劍也得到再過一段時日才會威震天下,削他面子。

    至於紫霞秘笈的真假,我倒是覺得無所謂,畢竟不是一本絕頂秘笈,被人偷了也不影響強弱的順序(偷秘笈的幕後黑手左冷禪本來就比岳不群高出不只一個檔次)。而如果是假的話,在福州的時候,勞德諾還放在身上再被恆山群尼劃破衣服掉出來,情節上就顯得多餘了。(話說回來,勞德諾幹了這本書那麼久怎麼也不先練一下,真懶! 不過也不能怪他啦,當臥底的壓力的確很大,我們看看無間道裡面那兩個失眠又神經病的臥底就知道這是一個何其難當的職業啊!)

    不管怎麼說,紫霞秘笈,真偽難分,不過也無關大局,反正都是腦補。不過,也政是用這個方式,金庸的世界在每個讀者的腦海裡,比很多事物要來得真實、熱鬧!
  • 何大赤
  • 好長~
    總算看完了
    到現在笑傲江湖還是只讓我想到小任
  • 訪客
  • 其實田伯光並沒有變性XD
    不戒和尚把他的香腸剁掉
    留下貢丸
    至於東方不敗完全女性化
    很可能完全切光光
    林, 岳二人則是很有可能切掉貢丸留下香腸
    畢竟看不出切香腸的必要性
  • 作者
  • 恕小弟認真一下:

    二十九回 "掌門":

    "... 田伯光搖頭道:“太師父是另有道理的。他說:‘你這人太也好色,入了恒山派,師伯師叔們都是美貌尼姑,那可大大不妥。須得斬草除根,方為上策。’他出手將我點倒,拉下我的褲子,提起刀來,就這麼喀的一下,將我那話兒斬去了半截。”

      令狐沖一驚,“啊”的一聲,搖了搖頭,雖覺此事甚慘,但想田伯光一生所害的良家婦女太多,那也是應得之報。"

    第三十一回"繡花":

    "...任我行伸手到東方不敗胯下一摸,果然他的兩枚睪丸已然割去,笑道:「這部《葵花寶典》要是教太監去練,那就再好不過。」將那《葵花寶典》放在雙掌中一搓,功力到處,一本原已十分陳舊的冊頁登時化作碎片。>

    所以起碼從書中有限度的描述來看,田伯光切的是香腸而不是貢丸。東方不敗切的則是貢丸。岳、林師徒兩人怎麼切,書中似乎並無詳加描述。但從葵花寶典和辟邪劍譜一脈相承來看,或許手術的部位和東方的並無二致。

    從生理角度來看,男性的性腺是在睾丸,可分泌男性激素睾丸酮(Testosterone)。所以東方 (岳、林)等人 切除之後,再佐以秘笈中的神奇內功-金庸書中和內分泌有關的武功還有天山童姥從手少陽三焦經(腦垂腺?)入手八方六合唯我獨尊功-才會顯得女性化。 相對來說,田伯光並沒有移除睪丸,也沒練秘笈的內功,所以聲調、姿態都保持原本的樣子。

    感謝你點出了我文中混淆的部分。的確,田伯光嚴格說來不能算是變性人,只是個下體受創的強暴假釋犯。如果生長在醫學昌明的現代,裝上人工義肢也並不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