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yoyo:
一直想要找機會跟你說,也一直試著提起勇氣。
想來想去還是用寫信的方法來說。
帶了國中部八個小朋友這四個月來,學到很多很多,體會也是很多很多。特別該感謝的是YoYo和張老師把我當作一個肯學習肯努力的後進來提攜。
真的是很難得遇到YoYo這樣一個上司,體諒下屬,並且給予我好多好多的幫助和寶貴的建議。
在這短短的四個月中,YoYo教了我很多: 做事情要有計畫; 要有步驟; 該整理好身邊週遭的東西才會有效率; 條列式的把難題列出來再去解決。好多東西都是Yoyo從頭重新教我這個學習能力並不強的小朋友。四個月,卻像是得到了什麼似的,過的竟是漫長。
而就像是Yoyo肯體諒我的,我在工作之中也一直去偷出時間來唸書,以準備明年三月的研究所考試。但就如同張老師所提醒的: 這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不該讓工作擺濫,更不該予取予求的讓上司一再的替我cover。
所以,即便是真的有空可以把書本翻出來唸,我也唸的戰戰兢兢,並且有相當的罪惡感。
而工作總是工作,不管我再怎麼樣基層,就算我只是個輔導老師也要盡全力做好。
在這幾個月的工作範疇裡,以及夾縫之間的考試準備,我發現我還並不很嫻熟於時間和精力的有效運用、分配。多頭馬車總是難以駕馭,我發現我還很不會駕駛,並不像是張老師或是Sally,Yoyo那樣可以談笑間把所有的事情分配妥當並且在適當的時間,運用適當的資源、力氣把難題灰飛湮滅,輕鬆解決。
我應該感到慶幸的是,上述的三位都很可給予我空間讓我去揣摩,也對於我的出包,與以包容。甚至,待我以相當偉大的耐心,還予以我鼓勵的笑容。
我應該要感到萬分慶幸的。
事實上我真的是很慶幸,如前所述,心中對於Yoyo只有滿滿的感激。對於這份可以和小朋友相處的工作,可以說故事給小朋友聽,對於我這個還長不太大,又滿喜歡說一些故事的人來說,其實是很棒,很恰如其分的一份工作。
不過,總是有一個聲音不斷的告訴我,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Yoyo和張老師對我各自有所期許,也相信我可以學會,並且成長。
就連我自己,對自己也有相當的期許: 或許我反應不快,或是初出茅廬,太多事情沒有經驗,沒有能力。但是我初生之犢,有的是衝勁和信心,可以做好。
問題是: 我似乎沒有繼續摸索的時間了。
即便Yoyo有再怎樣寬容的胸襟包容我,擁有無比的耐心。
實而言之,明年三月的研究所考試,迫在眉睫。
而我,一個還未具備嫻熟管理時間/精力的小鬼,似乎在這有限的時間內,還無法馬上學會駕馭這多頭馬車的方法---(事實上只有雙頭: 課業和工作。)
一個不懂駕駛的人,急著學會駕馭難以馴服的馬總是危險的。尤其是對他人而言。現在的我也是。這樣下去,不僅考試層面大受影響,而對小朋友的課業,國中部的營運,也都是很大的耽誤。跌跌撞撞的摸索、成長,需要時間。但不能夠及時因應小朋友們的狀況,並且阻礙了小朋友們的進步,則絕對不該再多為此浪費一分一秒。
於公於私,我的存在都並不是一個最好的助益。相反的,卻可能令小朋友無法順利在課業上進步,更會拖垮國中部。
另外一個更私人的層面是:生理的健康。
自己雖然從來不是運動健將。但是以前卻也沒有太嚴重的身體上的虛弱經驗。
不過在工作後的這四個月,身體卻慢慢的出現了警訊。
變得容易疲倦,面色焦黃。不管怎麼睡都睡不飽。
一直到這個月前,我都不以為意。就算深知運動的重要,就算深刻了解健康的身體來自健全的活動。卻一直不得閒。即便有空,我也只能很忐忑不安的把時間運用在我以為應該用的準備考試上面。
這次的病一直拖著,怎麼樣都還留著尾巴沒好。
後來是跑去打點滴的時候,醫生才告訴我:這個病是累積出來的。體力差,抵抗力就差,一碰上流行性的感冒病毒當然只有乖乖束手就擒的份。並且,要恢復也一定比一般人慢,還比一般人容易感冒。
這才恍然大悟。
張老師也不只一次的說我:怎麼會那麼弱呢?
對於這麼弱的我,Yoyo竟然也能夠給予那麼樣的包容和愛護。
替我倒水,給我止咳藥,並且準我三天的假期養病。
實在沒有一個上司該替下屬做的那麼多啊,無論怎麼說還是只有感激。
但另一方面,我卻也想: 這樣一個不健康的人,真的適合一個需要密集體力的工作嗎?小朋友有和我反應,關於我的感冒遲遲不好的事情,真的是和懿萱比賽。而更該思考的是,一個連自己都顧不好健康的人憑什麼把小朋友照顧好呢?他們光是怕被我傳染都來不及了。
而更重要的是: 這樣下去,無疑地會有一個相當恐怖的終點在等著我。
當然更該考慮的是小朋友,小朋友的課業和健康; 更該考慮的是國中部的經營; 當然還有Yoyo因為替我補破洞而自己耽誤了自己的健康。這些因素都有相當大的潛在危機,而明明,這些潛在危機是可以被趨避的,應該被趨避的。
在我這個位置上,更應該是一個可以讓整件事情正向發展的人才工作著的。
他應該要擁有更充沛的體力和更嫻熟的能力,對小朋友要有更大的耐心和熱忱---起碼得像Yoyo那樣---他應該要讓Yoyo和Sally無後顧之憂。而能夠使得事業正向發展,順利營運。
綜合以上所述,為了不拖垮自己的課業和身體,當然也不該順道拖垮了小朋友的成長和國中部的運作。我希望能夠在本學期結束後---也就是寒假時期,得以結束這裡的工作。感謝Yoyo如此寬宏大量的照顧我,予我以期望,並且和我一起分享夢想和願景。而對於我的無法繼續下去,無法幫助Yoyo實現願景,我感到十分的抱歉。
P.S. 實在是很抱歉,以這種方式和Yoyo商量,還請見諒!

ERIC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