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遠處的竹籬堆。

已經不記得數十分鐘所看見的竹籬的顏色和質地了。

不是因為我記性不好,而是其時我正在忙著被野狗群心甘情願地追逐。

(記得就是灰呼呼的一團吧,有一些扭曲,一些折凹,一些細長而感覺堅韌的竹籐堆疊。)
相反的我記性很好。

像是周育X的事,小時候迷路的事情,我甚至記得
魂斗羅的密碼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ABAB" 可以加三十條命
那天我們破到第八關。 這一類的事。

但是如果真的記性很好的話,那應該是不至於落榜的,(我又黯淡了起來)

也不會有現在的你站在這裡,出走找一個海岸之舉動。
甚至連海岸都找不到啊你。

往竹籬堆方向前行。

又一段路。

遠處的竹籬堆彷彿距離是永恆,怎樣也走不到。

卻先走到了一個門廊也似的入口。

在門邊有著巨大的浮雕字體: "頭城海水浴場"

再一望 竹籬堆和我的距離仍舊和我初發現時一模一樣,

灰撲撲的一團 七直八豎的堆疊

理論上 這種現象只會發生在 一個很遠很大的東西比方說月亮或太陽。

我個人曾經試驗過彩虹。

也是如此,怎麼走都走不到。


另一種可能性 我只在漫畫JoJo冒險野郎第六部裡看過,

女主角徐倫追擊Dio復活的關鍵物---綠色嬰孩的時候


明明和目標一步之遙,卻發現怎麼走也走不到嬰孩身邊。

原因在於:徐倫小姐(其實英文是寫成Jolin)越走,
她Jolin小姐的身子就越變越小,每走一步縮小二分之一,
其步幅也隨之縮小為原步幅1/2。
這是那個嬰孩所具有的替身能力。


那麼 以簡單的國中數學常識即可得知,
1/2+1/2X1/2+1/2X1/2X1/2+.......
無窮等比級數加總的結果是趨近於一,但你得走無限步才行。


這種無聊的推想,並不如何地讓我驚嚇。

畢竟,我的身子和四週的景物都維持著固定的比例,
既不變大也不變小。

(奇怪的是那堆竹架子,難道是遠處的海上有什麼新的建築工程嗎?)

但不管怎麼樣,這個方向是正確的,穿過這個門廊之後,一定就有我需要的海岸了。

頭城海水浴場,雖然現在天色昏暗,海風颼颼,
這個公共設施看來並沒有開放的樣子。

已經聽得到海浪聲了。



悄聲無息的翻過轉不動的鐵轉門,

海水浴場裡面仍舊是餘光點點。

想想,trespassing這種事習慣上還不太允許大張旗鼓的進行,

躡手躡腳吧。


頭城海水浴場其實比較像是一個公園,只不過公園的其中一邊是四望無際的海面罷了。

園內也有網球場啦,公廁啦,販賣部啦,

不過在今天這個初暖乍寒的早春時節

14度的海風刮面刺骨,網球場販賣部連個鬼影都沒見到。

再往裡面走的海岸就更別提了。

黑悠悠的海岸,黑悠悠的天空,

沒有什麼人影。


那堆七零八落的竹架子也沒見著,海面上是一片空。

向左右望去,沿著曲折的海灣線錯落著零星的點點燈火。

販賣著"啤酒!3瓶100!" 或是 "活跳跳!現殺!生猛海鮮!"

四顧週遭,身邊杳無人跡。
正這麼想的時候。

身後只聽得"嘻嘻" 這麼嚶嚀一笑。

一個女孩子的笑聲,想必她十分高興。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