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139.jpg  

如果你是個意念,觀世音菩薩,你還在聽嘛?

你穿著白色的羽衣,雙眼凝視。
左邊是太陽右邊是永恆。
眼中和煦,雲霧繚繞。
我在其中讀出了慈悲。

觀世音菩薩,如果你是個意念,(你還在聽嘛?)

偶爾的偶爾間或,我或著也想和人的超越對話。
所以不管你是耶穌阿拉或是聖母馬莉亞,
是尼斯湖水怪,外星人或是聖誕老先生不管,
在間或的間或偶爾,在我失去談話對象的時候。

不過還是讓我這樣稱呼你,親愛的觀世音。

純粹只因為,這名字是那樣的好聽。
觀 世 音,唸來真是輕 輕 輕。
如果哪天我有個廣大靈感救苦救難的女兒
我或者也會這樣叫她。

如果你是個意念,觀世音菩薩, (你還在聽嘛?)


讓我們坐下,在中俄餐館的二樓。
讓中俄餐館一不小心就搬到西門町。
讓西門町的人群川流不息/我們忽略。
讓西門町的川流不息成為本當就被忽略的窗外背景。

你還在聽嘛? 千手千眼的神祇? (如果你是個意念的話)

請放手,把背後的那一千隻手放下都放下,
收攏梳理,在此刻世界暫時不需要你。
請你好好的凝視,眼前的我。
此刻的此刻,我們不需要其他九百九十八隻的天眼通。
(閉上,都閉上了。)

於是你是個白色羽衣的真實意念,(你還在聽嘛?)
且讓我們坐著。靜靜的這麼坐著。
眼中的和煦只能夠更加和煦。
我才不管你之前到底是不是印度來的毘濕奴
我眼中的你,柔和,傾聽,
而不再焦躁,安祥反而,你眼中的我,因此。

請你伸出雙手,讓我細細端詳,
你眼中的雲霧排列成了理解,
而你手中的線條啊我看,
複雜纏繞又疏離,我知道
那是全宇宙的命運。

(親愛的觀世音菩薩,你還在聽嘛?)

面對這點我則微笑不動聲色,
攤開我的左掌你會發現
我手中的線條其實一般的複雜
疏離一般的纏繞。
全人類的命運其實和一個人的
就各種程度而言也差不了多少。

沙羅雙樹飄邈,在你得道的時候
同時在中俄餐館的侍應跌倒的時候
羽衣婆娑,你的耐心跨越了永恆而你起身。
在第三步走向天堂的時候伸手拾起了
桌上的甘露瓶你並沒有忘記。
"買單" 我說。

親愛的觀世音,請你好好的聽。


我對於個人的命運乃至全宇宙都沒有追問的耐性。
人類的過去早已寫就,未來則從未 來到。
活在永恆的當下我連怒吼悲鳴也沙啞,都沙啞。
我請你來的目的,其實簡單。

(說到這,請把三十二天八部的諸神都支開,
或最起碼用你那一千隻手遮住他們熱切的雙耳)

我只想問(怯生生的問:)

"我應該問什麼?"

你還在聽嘛? 親愛的觀世音菩薩,如果你是個意念的話?

,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