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5_01_B.jpg  


我曾經做過這樣的夢:

在夢裡。

一切是無聲,一切是畫面,

一切是氛圍。

---

他和她。

一座破舊的體育館。

一座破舊的游泳池。

無聲的兩人。

連表情也無聲。 游著。

連眼神也沉默,對望。

游著,來回,不發一語。


夢中的無聲 原因無他: 這兩人都不說話。

游著,游著,載浮載沉,來回。

對望的眼神,

之中連注視都無聲無息。

注視的當然是彼此。

---

在這個夢裡面,我不是他或她。

我是他的朋友,或是同學。

他和她神色模糊,除了沉默以外都不清楚。


總之不停的游著,注視,來回折返,循環往複。

---

有另一個人,姑且稱之為壞人。

同樣面目模糊卻明顯可憎。

好像是體育老師之類的人。


但由於啊由於

畫面總是片段,在夢境。

邏輯總不連續,在夢境。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個惡人作了什麼惡形惡狀,


使得他不見了,在游泳的他。

---

她不停止。

繼續的來回。

折返,循環往
複。

我叫她,她不停。(我叫了她嘛?)

她沒聽見? 或是她聽不到呢(她是聾啞人而我是這個夢裡唯一會說話的人?)

我記得我大聲地說了什麼? (他不會回來了?)

我說了什麼? (別再游了?)

我記得我的聲音在古老的體育館裡回響? (他不會回來的。)

在斑駮的牆壁間繪著紅線地 (妳聽見了嘛?)

迴響。 (他不見了,再也不會出現了。)

(括號內的話=不確定=我現在想叫的。)


而她依舊。

折返,來回,循環 往複。

她清晰的游著自由式。(事實上這是唯一一個到現在我清醒後記憶猶存的畫面。)

臉上水漬縱痕。


她呼吸,她無聲,表情連沉默都不複見,只剩下大口的呼吸(為什麼無聲?)


(現在想起來,原來是淚水。)


(她只是不願意被人發現在哭泣。)


無聲原來是想念,原來是愛戀。


(現在想起來,原來這是最純粹的愛情。)

(不建立於語言,肢體的親密,眼神。)

(一切是無聲,幾乎連注視都沉默。)

(最純粹的愛情。)


在她臉上縱痕的同時。

有一句話忽然好清晰的浮現,

似乎是文字,又似乎是話語。

說:

流動的水,代表了堅定,不移。



大概是這樣說的。


(雖然現在想起來,這兩個概念實在是滿互斥的。)

我在那個當下似乎是懂的。

為什麼流動=堅定=不移。

似乎在看著她的臉,她游動的軌跡,來回往複,

我好像是懂的。


(畫面忽然間斷,夢境總不連續。)


惡人老師在班上報告:

她也不見了。


我望著空空的位置。

好像真的懂了。

關於他和她的事,關於流動,堅定,注視和愛戀。

---

於是再也沒有人見到他和她。



再也沒有人。

cireric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